關於部落格
原創、同人小說創作

詳情請看關於本站。(雖然有時會忘記更新自介)

請遵守基本禮貌唷w

聯絡資訊:windeep@hotmail.com.tw
  • 24096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全職高手】《葉神!一挑二可是項技術活 22 》 韓周x葉

  

22.
 
  買完衣服後因為接近中午,兩人進了一間拉麵店解決午餐。
  葉修完全沒有因為沒帶錢而顯得不好意思,吃的那歡快。
  待葉修吃完手中的麵食,他撐頭看向韓文清,意外的發現老韓跟拉麵挺搭的,該怎麼說?很有武士的感覺?
  想到此葉修不由得笑出聲,韓文清飛瞥一眼,皺起的眉稍以及深邃的五官,跟店裡面的宣傳圖相若相仿。
  葉修想了想,在韓文清喝口湯時問:「我說老韓,你到底喜歡我什麼?」
  韓文清手微微一頓,但顯然沒被嚇到,只是鄙視了一眼後放下碗,臉色嫌棄的說:「我才想知道我為什麼會喜歡你這傢伙。」
  葉修不禁噗哧一笑。
  該怎麼說,不愧是韓文清,還能嫌棄喜歡的人。
  「那當然是因為我有魅力哈哈,老韓你眼光不錯。」葉修說著用筷子頂部戳著韓文清的臉頰。
  韓文清拍掉葉修的手,也只有這傢伙臉皮厚的可以,明明是貶低的話應是能弄成誇讚。
  在走向公交站的中途,葉修突地拉著向前走的老韓移到路邊。
  「欸、老韓等等。」葉修說。
  「幹什麼。」韓文清臉色鐵青的看向葉修走的地方,是一間坪數很小的夾娃娃店,四排各式各樣的夾娃娃機陳列在裡面,燈光散著霓虹燈不少人配著夾娃娃的音樂玩耍著。
  「夾娃娃機?」韓文清一臉不可置信。
  葉修回頭笑說:「你別小看他,當初我可是用這個賺了幾千塊。」
  這個當初顯而易見,早期的榮耀韓文清更不是沒遇過,他只是沒想到葉修會是以……這種方式賺生活費。
  韓文清雖然對這個環境不可見待,但葉修進來不知想要做什麼,他也就在旁邊看戲。
  葉修繞啊繞的,在看到一個布偶娃娃的機台後停住,他前後看了看點點頭,掏出了他身上皺巴巴的一百元鈔拿去換零錢。
  韓文清瞧著裡面那大顆的娃娃,一隻隻白色的大兔子布偶擺在裡面。
  如果有認識的看見韓文清站再夾娃娃機前,一定會大嘆不合超不合!
  只見葉修拿著零錢回來,投下硬幣後左右晃動了爪子拍下按鈕,速度快的沒超過一秒爪子便搖晃的伸下,然後抓住一隻大兔子伸起。
  爪子搖晃的升到頂點,他的爪子一鬆,剛好把大兔子扔進洞口。
  韓文清這才彼微訝異。
  葉修哼著歌那出布偶笑道,「嘿沒想到我技術沒退步嗎。」
  「來、老韓拿去。」葉修說著把手中的布偶推到老韓身上。
  「……這是什麼?」韓文清下意識的接手,但臉色黑如鍋底,額頭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
  「是布娃娃啊、老韓你不認得了嗎?」葉修說著說著忍不住噴笑出來,一手摀著肚子一手指著韓文清笑,「啊哈哈哈!」
  韓文清的臉?哦太可怕了還是別去看。
  實在是韓文清兇神惡煞的面容,配上可愛治癒的兔子完全太滑姬,治癒的布偶完全沒有幫助韓文清減低他的煞氣,反而比較像是一個惡人再挾持一隻布偶兔子的詭異情景。
  「哈哈哈哈……」葉修笑的眼淚都掉出來了,肚子抽蓄得快死掉,他扶著夾娃娃機想把笑收回來,卻在看到韓文清後忍不住又噴笑出聲。
  「葉、修!」韓文清表情陰鷙,聲音宛如從地獄裡發出的怨靈。
  葉修回過神一邊笑一邊拍著韓文清的手臂,「欸、其實很可愛,相信我……噗!」
  韓文清那時後特想殺人,但是又不能動手,而週圍已經有不少人觀望,韓文清一凜,直接把葉修拎出去,葉修被拎出店,但韓文清手上的大傢伙實在太顯眼,有些好奇民眾紛紛瞧了眼韓文清又看看他手中的玩偶,而旁邊還有一位看似清秀的男子笑到快中風,到底是什麼奇怪的組合。
  韓文清臉色陰沉,把手上那隻差點讓他爆怒的東西扔回葉修身上,快步向前離開。
  「欸哈哈、老韓你怎這麼這麼不禁逗、噗。」葉修趕緊接好跟上。
  韓文清回頭一瞪,葉修顯然很熟捻,拿著大玩偶一點也不覺得哪邊怪,而他那白皙的皮膚幾乎快跟手上拿的布偶是一樣的雪白,臉皮比起實際年齡還清秀許多,說是個大學生都有人信,當他拿著布偶娃娃,竟然沒什麼違和感。
  韓文清嘖了一聲又回過頭向前走。
  「老韓怎麼啦?」葉修不怕死的追著問。
  總之路上在一個廢話挑撥一個差點沒把人揍的奇異氛圍中渡過,回到了上林苑,葉修東西扔在一旁,人倒在沙發上就不想再動了。
  「累死人了!老韓幫我倒杯水。」葉修說著一邊使喚人,完全沒把韓文清當客人的在用。
  韓文清雖然面露不滿,但還是去廚房找了杯子倒杯水給他。
  「謝啦。」葉修接過水杯,杯子一片溫熱,似乎不僅去掉了寒氣也暖了心。
  韓文清這時坐到沙發另一邊,自己喝完水後喚道,「葉修。」
  「嗯?」葉修說。
  「上次那件事情已經解決了。」韓文清意有所指的說。
  葉修微微一頓,馬上想起來老韓這是在說那一樁,「你不說我幾乎要忘了。」
  韓文清直想把這人的腦子扒開來看一看,這麼重要的事情也能忘,到底腦袋裝的是什麼,但也不排除這人講垃圾話的可能性。
  「在酒店裡端飲料給你的服務生盤查後,沒有你講的特徵,核對過後那個人應該是外面混近來的,這部分酒店那邊已經懲處過,至於那間伯絲企業的執行長,後來調查後他自己因為在公司內部爆發非法交易和涉嫌盜用公司財產,已經被伯絲提出訴訟,沒意外就是蹲牢犯。」韓文清一句話把時間內調查的內容說地一清二楚,並沒有特別說明當初請人調查時,還特意挖人陷阱,才讓那金少在公司爆出醜聞。
  「哦。」葉修點點頭,韓文清所做的事情就這樣簡單的掠過了。
  韓文清不在意葉修到底知不知道他做了多少事,只在乎葉修對於當初那晚的罪魁禍首難道沒任何想法?
  「你都不在意?」於是韓文清問道。
  葉修輕笑一聲,「這不是你在嗎?」很簡單的一句話,某種程度來說,也是交付信任在對方身上。
  「哼。」韓文清微微撇頭,決不承認他那瞬間被取悅了。
  客廳裡的氛圍突然變的有些溫情,居然是兩人這兩天相處過程中最和諧的時刻。
 
  TBC
 
  wwwww我每次打到類似的段落都好想備註吐槽來者
  (住手)
  感謝支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