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原創、同人小說創作

詳情請看關於本站。(雖然有時會忘記更新自介)

請遵守基本禮貌唷w

聯絡資訊:windeep@hotmail.com.tw
  • 24096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全職高手】《葉神!一挑二可是項技術活 21 》 韓周x葉

  

21.
 
  「哼~哼哼~~嘟噠噠~~啦~~!」蘇沐橙一邊哼唱著小曲調進門。
  ──欸、是沐橙啊?
  葉修登時回神,我幹嘛下意識的把人推進去。
  葉修左思右想,終究確認要不是因為蘇沐橙每次那略有所意的話,他應該不會那麼在意,而且他突然想到……昨天在講電話時,有人變態的反應。
  韓文清挑眉,發現葉修目光各種鄙視,要不是因為怕說話聲被聽到,他大概會噴出好幾句氣死人的話。
  沐橙直接略過客廳朝二樓走去,葉修微微鬆口氣,韓文清眼神上揚,見葉修緊張的樣子,不知為何很想做點事,而且現在葉修為了躲進門裡,所以與韓文清靠的極近。
  韓文清手抓住葉修的腰,微微向前咬住葉修的耳垂。
  「呵……」葉修倒抽一口氣,拉著韓文清的手腕用氣聲吶喊:「做什麼。」
  「怎麼,你壓的現在不認帳?」韓文清低語,那低啞的嗓音透過氣息噴吐在耳朵旁,令葉修不禁哆嗦。
  「你──」葉修本欲說些話吐槽,外面傳來了敲門聲以及蘇沐橙從二樓傳下來的聲音。
  「葉修!你在嗎?」
  室內其實很安靜,所以蘇沐橙叫喚的聲音能傳下來,意思也是在說,只要他們動靜再大一些也會被發現。
  韓文清溫暖的舌尖舔過葉修的耳廓,濕滑的觸感令他氣息不穩,他手一軟幾乎要癱到韓文清身上。
  「不要太過分了……」葉修耳垂被舔吻泛起了潮紅。
  韓文清的手環在葉修的腰上,另一手揉捏著另一邊的耳垂,葉修搖頭閃避,另一邊被含咬的耳廓卻被咬著。
  這時後蘇沐橙下樓的聲音響起,「奇怪,這時間他應該不會不在啊?」
  葉修一手拉著韓文清的手腕,一手扯著對方捏著的耳朵,咬牙切齒的咬了韓文清的脖子。
  「唔……」韓文清悶哼一聲,他挑眉從後頸拉起葉修,堵上那讓人氣狠狠的雙唇。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廚房有所聲響,還是蘇沐橙偶然看見,只見她緩緩走像餐桌,略帶疑惑得瞧著桌上的空盤子,上面還殘留著一絲屑削。
  兩組盤子放置在桌上,看起來就像是曾經有兩個人坐在這吃著早餐。
  出去了嗎?蘇沐橙眨眨眼,有些意外是哪個人能拉著葉修出門,她順手拿起餐盤疊起,玻璃盤發出悅耳的聲響。
  蘇沐橙本來想順手拿盤子去洗碗槽洗淨,但是她目光不由得看著桌上一台黑色的手機,那是一台簡單俐落外型的手機,沒有裝飾也沒有掛飾,只有著側邊一條暗紅色的金屬流光,閃耀著他的不平凡。
  剛剛被桌上的花瓶擋到沒注意,現在看到了蘇沐橙忍不住一頓。
  她看過葉修的手機,所以知道長什麼樣子,而這台手機卻讓她不由得想起一個人。
  蘇沐橙並不覺得那人會是忘記帶手機的人,她不禁回想起前幾天回來時的情景,那天回來,雖然不是很明顯,但是葉修的反應就是很可惜,何況光是鞋子就露出破顫,畢竟多了一雙沒看過的球鞋,他不由得多看幾眼,而這次沒多加注意,蘇沐橙決定待會來去看看。
  她眨眨眼,秀麗的眉稍揚起,嘴角帶著一絲調皮的笑意。
  「不知道葉修去哪了,原本想抓他去買衣服的說,衣服都那麼舊了還不讓去買新衣……難得西湖名店那裡有在做特價,還是下次再說吧。」蘇沐橙煞有其事的歎口氣。
  蘇沐橙說完後吐吐舌頭,跳著小腳步來到玄關,四處瞧了會,果然發現了一雙咖啡色的皮鞋。
  她揚起笑容,潔白的手指敲了敲她粉嫩的下唇。
  什麼時候再來打聽打聽呢?
  喀咚!
  大門終於被關上,葉修猛地推開韓文清,他氣息微亂,手背拭去唇上的水光。
  沒等到葉修發話,結果韓文清先發制人的說:「你都沒買衣服?」
  「蛤?」葉修疑問,實在是剛剛其實沒聽多少話進去。
  韓文清眼神略帶鄙視的目光,如同再看一個『生活白癡』的樣子,令葉修大為不滿。
  「喂喂喂,我好歹也是會買衣服的!」葉修抗議。
  「什麼時後的事?」韓文清問。
  「兩年前?」葉修不確定的說,這還是指他自己買衣服的時後,不算別人幫他買的時間。
  
 
  「老韓……我覺得咱們這組合不太對啊!」葉修站在商業區的道路上,望著一間男士衣飾店感慨。
  兩個大男人站在馬路上來買衣服,而且彼此還都是賽場上的競爭對手,想想都覺得好笑。
  韓文清和葉修穿著大外套,韓文清一如昨晚圍著圍巾並沒多做掩飾,幸好這裡是商業區,人又眾多,兩個榮耀明星臉在這裡沒有比較顯眼。
  「囉嗦什麼,還不快進去。」韓文清說。
  「有你這樣壓著人買衣服的嗎。」葉修感嘆。
  在葉修看來衣服乃身外之物,與榮耀相比簡直差多了,奈何只能被韓文清拖著走,武力值沒練夠的悲劇。
  在衣店裡翻看衣服之際,葉修脫下外套拿在手上,猛然想起,「咦?不對我又沒錢。」說罷還沾沾自喜的點頭,宛如躲過一場浩劫般慶幸。
  「你身上都沒錢?」韓文清皺眉問,指的不是現在身上,而是指一個人的財產。
  葉修比著數字三,「有三百塊,要買菸的。」
  韓文清一怒抓住那三根手指,「不准買。」
  「嘖、反正沒錢買衣服就回去吧。」葉修聳聳肩。
  「我有錢。」韓文清霸氣的說。
  葉修驚訝,「我操,你昨天不是說沒錢的嘛!」
  「嗯,沒現金。」韓文清說。
  「……你現在就可以回去了。」葉修指著門外說。
  「去買衣服。」韓文清額角青筋爆起,瞪著葉修。
  葉修嘆口氣,無奈的挑衣服,一律T-SHIT棉衫拿過去,大概拿了四五件。
  韓文清看了看,「都買短袖?」
  「嗯,袖口挺礙事的。」葉修說。
  韓文清挑眉,這倒是說的沒錯,因為長袖有時後會阻礙手移動的行進。
  不過現在可是冬天,韓文清拿起一件深棕色的棉質外套直接套上葉修的肩膀,「那也給我買外套。」
  「老韓你真囉嗦。」葉修說著拿下外套。
  下一秒,韓文清拿起一條紅圍巾把葉修的脖子差點勒斃,還差點驚動了保安。
  葉修拉開圍巾說:「老韓你就算榮耀打不贏我也不用謀殺吧?」
  韓文清鄙視了一眼,決定不跟他廢話。
  當葉修脫下圍巾,一併把衣服都遞給結帳小姐時,並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衣領敞開,在耳下鎖骨的地方一絲紅痕露出,令小姐興奮得差點沒撲過去。
  事後還在跟友人大談一場攻君如何霸氣刷卡的故事。
 
TBC

  簡單來說就是過新年XD買新衣的故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