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原創、同人小說創作

詳情請看關於本站。(雖然有時會忘記更新自介)

請遵守基本禮貌唷w

聯絡資訊:windeep@hotmail.com.tw
  • 24096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全職高手】《葉神!一挑二可是項技術活 16 》 韓周x葉

  
 
16.
 
  
  葉修緩步靠近,站定到韓文清前面,他的雙唇間吐出白霧,讓他臉看起來有些迷濛。
  「你為什麼會在這?」葉修問道。
  「為什麼不能來?」韓文清挑眉。
  「蛤?你不陪家人守歲來這做啥。」葉修說。
  韓文清停頓了一會,點頭道:「嗯,所以我來了。」
  「什麼?」葉修驚愕了一秒,接著馬上回過神罵道:「我操!不是我想的那個意思吧。」
  只可惜韓文清同志真的是那個意思,「你不是已經答應戒指了?」
  「喂喂根本就還沒套上好嘛!」葉修翻白眼說。
  「嗯。」沒想到韓文清居然點了點頭,手伸到口袋裏去。
  葉修頓時大驚失色,反應神速的在對方手要離開口袋前抓住韓文清的手臂,「不准拿!老子沒答應你!」
  靠的近了,葉修這才聞到韓文清身上的酒味,不是很濃,淡淡的酒香撲鼻而來,令葉修微微晃神。
  「你喝酒了?」葉修抬眼掃去。
  韓文清手被抓住就沒再動,而後遲疑了一下才點點頭,「嗯……被灌了幾杯。」
  我操喝酒就在家躺屍啊!跑來這是怎麼個事。
  「你到底是來幹嘛的?」葉修扶額。
  韓文清聞言目光直視而來,那雙蘊藏銳利的黑眸比平常似乎朦朧許多,但是又似乎比平常還顯露出難得的深情,那厚實的雙唇輕抿,而稜角分明的輪廓在黃光中顯得特別深邃,鼻梁挺直,高壯的身材宛如黑夜中的老虎伺機而動,寬大的黑色羽絨衣穿在他身上,增添了一種暗伏的危機感。
  葉修被盯的不禁有些恍神,一瞬間心臟竟是失序。
  兩人就這樣沉默的對視好幾秒,葉修回過神,直覺要打破這微妙的氛圍,開口吐槽道:「我說老韓,你該不會要跟我說是太想我所以來了吧?」
  韓文清沉默一會,像是聽到的話過了會才傳到腦袋般,而後才重重的點頭,「嗯。」
  「我操你好歹吐點槽啊!老韓同志你今天畫風怎麼了。」葉修說。
  韓文清想了想直白說:「我想見你,所以來了。」
  怦咚!
  葉修眼簾顫了顫,頓時有些失語,難得不知道該接什麼話。
  韓文清的手掌突地彿過葉修的側臉,葉修眼睛睜大瞳孔一縮,兩人雙唇間的距離變成零,葉修驚退一步,下唇下意識的倒吸口氣,雙唇就被堵上,腰間上的力道一開始大的令人發疼,而後又緩緩鬆開抱住。
  「嗯……」葉修雙手推著韓文清的手臂,奈何連動都沒動,街上可不是沒人,事實上對面正有一組人朝這看過來。
  葉修可沒興趣在明早的榮耀八卦報上面看到自己和韓文清的照片,無奈只好往後退,結果韓文清也跟著逼近,葉修最後靠上了牆壁,把老韓推扯到旁邊的小巷。
  葉修趁機退開,白皙的臉頰微微泛紅,「你是在發什麼情、唔!」
  此時韓文清抓住葉修的手壓在牆上,葉修吃痛一聲,雙唇再次接觸到對方炙熱的溫度,柔軟的舌尖撬開他的雙唇侵入到口腔,葉修身體一抖,無法自制地失去力氣,而對方霸道卻又柔軟的舌間滑過上齒,接著繞過四處的黏膜。
  在葉修力道減輕的時候,韓文清左手觸碰著葉修的右臉,接著滑到後頸處微微向下拉,迫使葉修頭必須向上抬起。
  「哈……」這瞬間葉修只來得及吸一口氣,接著兩人的雙唇又連在一起,葉修上半身微微顫抖,心臟失序得跳動著,與韓文清交握的左手指間與指間摩擦,宛如纏繞在一起剪不斷也解不開的藤蔓。
  「唔嗯……」葉修眼神微瞇,眼簾一顫一顫,黑色的眼眸似是朦朧又似是清醒。
  他手抵在韓文清右肩上,仰起的角度讓他吞嚥有些困難,有些來不及吞嚥的涎液從他嘴角溢出,而在葉修微微下滑的時候,韓文清的腿也適時的卡進。
  唇舌被對方霸占,連一個角落都沒漏過的被舔吮,從韓文清那邊傳來的酒香染透他的舌尖,葉修覺得頭暈目眩,又因為那纏綿不停親吻而戰慄。
  「哈、嗯……」葉修中途差點被吻到缺氧,臉蛋駝紅一片,連耳垂也是一片粉嫩,他忍不住使勁掙扎偏過頭呼吸新鮮空氣,兩人雙唇間的津液連成一條晶瑩剔透的銀絲,而後斷落。
  韓文清還沒吻夠的再度俯身,葉修忍不住驚訝的喊:「等一下你還沒、唔……」
  他抓著韓文清的右肩使力,才沒推個幾下,注意力又被拉回戰爭的主場,舌尖被纏繞,葉修下意識的推開,舌苔與舌苔間相互摩擦,那屬於對方的溫度和觸感令葉修手指微顫,津液在兩人唇間交換,接吻的聲音在小巷裡裡聽起來格外的大聲。
  「哼嗯……嗯……」
  不知道過了多久,韓文清終於吻夠的放開葉修,葉修背靠著牆上幾乎只能先拼命地呼吸,他白皙的臉頰染著紅暈,黑色的髮絲有些凌亂的蓋在額記,那黑眸似是范著水波,被吻到紅腫的雙唇微微開啟,尤其下唇上更是一片滋潤的光澤。
  葉修下肢一軟,幾乎半癱在牆上,黑色的磚牆配上他染紅的肌膚,以及略微凌亂的頭髮,看起來格外的艷麗。
  葉修喘了幾口氣,手背擦過下唇,「你看也看夠,吻也吻夠了,可以回家了你!」
  「不。」韓文清說。
  「呵呵,那就去睡酒店吧!」葉修指道。
  「沒錢。」韓文清回。
  這是葉修聽過最不科學的的藉口。
  「怎麼可能!」葉修翻白眼,決定不管不顧手伸進韓文清外套的口袋,除了一個他不想面對的絲絨盒和一隻手機竟然還真什麼都沒有。
  「你竟然什麼都沒帶?」葉修把手抽出來,挑高了眉梢撇向韓文清。
  「有帶。」韓文清手又準備伸近口袋裡。
  「不准拿出來。」葉修簡直想把人給揍了,只可惜武力值不足,只好拉住韓文清的手阻止。
  葉修不得不感慨,喝醉後的老韓有夠煩的!
  幸好這時間這附近沒狗仔蹲點,要不然明天榮耀頭條就是十年宿敵在巷內熱情擁吻後大打出手,一樁虐戀戀情深的八卦肯定讓人津津樂道。
  
  TBC
 
  不知道為啥老韓總是偏離我的預計劇情……
  這也太神祕了??
  有點醉的老韓有點帶感(?)←自己HIGHT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