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原創、同人小說創作

詳情請看關於本站。(雖然有時會忘記更新自介)

請遵守基本禮貌唷w

聯絡資訊:windeep@hotmail.com.tw
  • 24096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全職高手】《葉神!一挑二可是項技術活 5 》 韓周x葉



 5.


  「……周澤楷!
  周澤楷一驚瞬間坐起來,他眼色略為茫然,隨著他數次眨眼後漸漸回過神來,天色微暗,只見韓文清臉色鐵青的站在床邊,而往另一邊掃去,前輩的身影消失無蹤,只剩下那翻開的被子摺痕,顯示過那痕跡。
  周澤楷眉頭微皺,牆上的時鐘短針指向四點至五點間,離他睡前大約過了兩個小時。
  「前輩……走了?」
  「跑了。」韓文清哼聲,走了跟跑了,可是完全兩回事,以韓文清的猜想,葉修肯定是為了迴避他們所以先跑了。
  不算意料之外,也算情理之中。
  以韓文清對葉修的了解,從對打PK的風格就可以看出葉修打鬥中雖有強硬,但大多走曲折迂迴路線,而這些技巧或多或少都是一位選手的特質,所以這時葉修跑了,韓文清也只是臉有點黑而已。
  韓文清走到小餐車旁,拿起一張紙給周澤楷看。
  周澤楷此時也已經起身,他盯著便條紙上書寫的痕跡。
  『先走啦,小周借我個幾百塊回頭還你啊!』
  周澤楷拇指撫摸著便條紙上的字,覺得有些失落。
  「你怎麼睡著的?」韓文清問。
  周澤楷視線移到了小餐車上,「前輩叫的。」
  周澤楷現在也覺得奇怪,為何那時會突然想睡。
  韓文清掃了眼周澤楷,微微一想大概就知道是周澤楷中套,然後葉修趁機跑了,而周澤楷也很快想清楚了始末。
  總總跡象都在顯示葉修是下了安眠藥,所以周澤楷才會睡著。
  周澤楷不禁有些失落。
  韓文清微微皺眉,雖不覺葉修會下藥,但安眠藥說很嚴重也不算甚麼,只是個輔助藥錠,也算不準那廝沒下限的到底是怎麼想的。
  韓文清不欲多想轉身離開。
  還是會再見面的。
  周澤楷抬頭剛好與韓文清對到眼,兩人彼此針鋒相對的互視一眼。
  隨著韓文清離開,周澤楷看了眼手上的紙條後,也隨之離去。
 
  而說到那時的葉修,自周澤楷睡著後,他還是在床上躺了幾十分鐘,才悠悠哉哉的扒開周澤楷的手下床。
  不知道是不是休息妥當了,雖沒到腿軟的程度,但是下半身的肌肉都散發著一種強烈運動後的酸痛感。
  葉修扶著牆微微喘氣,身上穿著的睡袍微微敞開,露出胸前大片的肌膚,只見上面交錯著大小不均的紅痕,令他整體看起來有些狼狽。
  等葉修差不多習慣那種酸痛後才開始翻找房間內的物品。
  沒發現自己的衣服,葉修打電話下去詢問,沒過多久客房的門再度響起,葉修收緊了睡袍才去開門,一位女服務生恭敬地把摺好的襯衫褲子遞給葉修。
  葉修盯著最上面的那件襯衫,忍不住回想起昨晚那件襯衫上似乎………有不少東西在上面。
  「咳嗯……」葉修乾咳一聲趕緊關門。
  等他收拾妥當後,面色復雜的瞧了眼周澤楷一眼才離開。
  嘖嘖,等老韓回來想走就難走了。
  關上門,葉修搓搓下巴突然很想知道老韓如果發現他跑了會是怎樣的反應。
  想像了一下韓文清和周澤楷發現後面對面的場景,葉修頓時覺得解氣許多。
  於是他瞬間爽快完求不留念的閃人了。
  回到興欣後,因為戰隊以及各種遊戲內的相關團隊要處理,讓他暫時忘記這檔事。
  直到蘇沐澄不畏艱難地跑來八卦……兼關心。
  葉修抬起手垂眼看著兩隻手背上的吻痕,經過兩天無名指上的吻痕變淡了許多,但那種深刻的感覺,卻依然在殘留在心裡。
  也不知道該不該慶幸戰隊裡的人都挺大條的,居然沒人發現他手上多了兩個紅痕。
  好吧只有一個例外,剛剛還多看了他兩眼。
  他煩躁的抓了抓髮際,拿出煙盒嫺熟地抖出一根煙叼上,正找著打火機呢,就想起來這還在訓練室裡。
  『訓練室不准抽菸!』
  想到老闆的規定,葉修還是走出訓練室,跑到一邊走廊上的窗台邊抽起菸來。
  約莫抽了半根,葉修才從放空的感覺回來。
  韓文清。
  周澤楷。
  即便到現在葉修也無法清楚對他們到底是有什麼感覺。
  那天,只是那種不受控制的感覺令他有種不妙的預感,於是想也沒想地就跑了。
  下一輪比賽是第十八輪常規賽,興欣對呼嘯。
  葉修想了一下霸圖和輪迴的時間表,不知道是否該慶幸還是鬆口氣暫時不會見到人。
  「葉修!」關榕飛手拿著資料從走廊另一邊快速走過來。
  「怎麼。」葉修息掉手上的菸,關榕飛通常會來找他,不是材料不足、就是有什麼新突破。
  兩人邊講邊走向後勤技術的大門。
  喀!
  門一關,葉修這個榮耀腦殘粉瞬間就把剛剛那些理不清的情緒扔到腦後了。
 
  「葉修你大爺,你的包裹!」魏琛一進門就大聲嚷嚷著,把手上的包裹扔到床上的葉修身上。
  這天晚上魏琛出去買包菸,回來後被管理員叫住,一問之下原來有包裹,頓時這個老不修起了濃濃的八卦味,哟也不知道是誰竟然會寄包裹給葉修。
  這不看還好,一看嚇了一跳,沒寫寄件人,但是地址上大大的Q市令魏琛雙眼放光,宛如抓到對方什麼把柄似的。
  「你這傢伙是不是在霸圖有什麼臥底啊!這時後寄來的肯定是不得了的祕密吧!」魏琛興奮問。
  葉修拿開手上原本的筆記本,看了眼手上的包裹後,直接鄙視過去,「你當人人都像你沒下限啊!何況這地址跟霸圖的地址差了個十萬八千里遠,真要有什麼直接寄電子郵件就好了誰跟你寄實體啊!」
  「所以是有囉?」魏琛搓搓鬍子問。
  「當然沒有。」葉修鄙視。
  魏琛嘆口氣一臉可惜,「那這啥啊誰寄給你的。」
  「怎麼我難道不能在老對家那邊有粉絲嗎?」葉修得意道,接著把那個包裹放在床下。
  「我操你能不能謙虛一點點啊!」魏琛翻白眼。
  「你說笑了吧?如果你能有下限一點點,我就能再謙虛一點點。」葉修笑道。
  「那麼不可思議的事情怎可能發生。」魏琛哼了口氣,相當驕傲自己的沒下限程度。
  「是吧?」葉修說。
  「我怎麼覺得好像忘記什麼事?」魏琛皺眉。
  「老魏啊你該睡了,你以為你還年輕嗎。」葉修闔上筆記本從床上起身,坐到旁邊的書桌前打開燈,拿著筆在筆記本上塗塗改改。
  「你妹!」魏琛罵道,但看看時間終於結束兩人的垃圾話對戰洗洗睡了。
  「睡啦。」魏琛說。
  「嗯。」葉修頭也不轉的應聲。
  等到魏琛的打呼聲響徹雲霄時,葉修才把視線從書桌移開。
  他拿起床下的那包包裹,撐著手輕輕的敲打著,窗外的月光透過玻璃灑落在那白皙的臉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在月白的光輝下,顯得格外地耀眼。
 
  TBC
 
  有沒有不小心看小說忘記趕稿的八卦(ㄍ)←被揍
  我真的覺得葉修就是個榮耀腦殘粉啊,看看那扯爆的技術技巧和榮耀教科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