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原創、同人小說創作

詳情請看關於本站。(雖然有時會忘記更新自介)

請遵守基本禮貌唷w

聯絡資訊:windeep@hotmail.com.tw
  • 24096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幻4]與你相識的曾經3(樓紫+騰勾)完


  
  打敗了白螢,眾人也有著大大小小的傷口,容仙即便馬上做處理,仍然要一些時間,何況也要給容仙休憩一會兒。
  
  站在旁邊稍作休息中,紫丞有些感觸的說「就要結束了!」
  「………是阿!彈琴的,一切結束之後一定要陪本大爺到月陵淵喝酒,還有逛遍天下!!」樓澈望向紫丞回應而且還越說越興奮。
  「…………恩」紫丞微微一笑,比起之前,紫丞現在的表情越來越柔和了,不過恐怕連本人也不知道吧!
  
  而另外站在角落的一對呢!
  「…………」勾陳皺眉默默的望向紫丞和樓澈那邊。
  「…怎麼了?」騰蛇站在身後,挑起了幾些髮絲放在嘴邊問道,完全不理會周圍目光,雖然也沒人注意到就是了。
  「…………沒什麼…」勾陳眼簾黯淡了一下「只是有種不好的預感…」拉了身後那人的破爛圍巾在手中把弄,眼神中透露了憂心。
  「是嗎!………那本神把這裡全燒好了」騰蛇輕輕的在勾陳耳旁呢喃。
  「呵!」這會更糟糕吧!
  
  
  ………
  
  「樓澈!你以為你還可以在做什麼嗎!本神好不容易找到帝台天盤的用處,你就好好體會吧!」金神拿出了帝台天盤,失了一個法把一個棋子弄破後,就見樓澈痛苦的大叫著。
  
  「樓兄!!」紫丞著急的喊著,試著想靠近樓澈下情勢。
  「彈琴的!!不要過來!!」不過走沒幾步就被樓澈的話頓住,不知道為何有點心痛。
  「嗚哇啊啊啊!」不要過來,樓澈雖然很想再說一次,但是他發現他已經快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壓下來!!壓下來阿!!』樓澈在心中大喊,他怕自己做出無法挽回的事
  
  「噗吱!」「唔!!」只見樓澈的右手用法攻擊紫丞,樓澈的臉上即是壓抑和痛苦。
  「樓兄!」紫丞的左肩流下了滴滴的血液,傷口很痛,但是他知道樓澈更痛。
  「哇哈哈哈哈!!」金神表情扭曲邪惡的笑著
  「金神!!!」眾人憤怒的大吼。
  
  不過這時樓澈已經再次準備好法術,而且能量也比之前還要大
  「嗚!!!」樓澈拼命壓制身體的主控權,他絕不能再次傷害彈琴的,看到是自己所傷而來的傷口,他既是自責又心痛,他不允許自己傷害他,也絕對不行,奮然爆出的決心增加了樓澈的仙氣。
  「哈!!」樓澈眼中靈光一閃,背後突然浮出天神帝台的影子,把準備好的法術攻擊金神。
  
  金神顯然沒有預料到這種狀況「可惡阿啊阿!!」憤怒的朝眾人攻擊
  
  
  …………
  原來的金神以被刑天取代,敗北的刑天則逃往盤古裡,而眾人也追進盤古之源………
  
  聽到了事實,眾人皆無法置性,這時紫丞像是做好決定,快速的施了一個陣法使鷹涯、琴瑚等人無法出陣。
  
  「樓兄!!你也聽到了,我也想要有生存的權利,所以……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戰鬥吧!!」拿出了琴,紫丞著樓澈說到。
  「彈琴的!!我不要跟你打,一定還有其他方法的!!」樓澈激動的吶喊「要打!!也不是在這種狀況下打」
  
  「那麼,樓兄就把這當作比試吧!」紫丞淡淡的說,彷彿早就知道樓澈會如此回答。
  「好!我贏了就要找別的方法」
  「那麼…比試完後希望樓兄接受某紫一求」
  
  一場下來,兩人都受了重傷,這時紫丞咳出了兩攤血。
  「彈琴的!!你是故意的!?」樓澈喘著氣,他明明都把攻擊偏移致命傷,紫丞有時還會自己撞上,有些攻擊明明閃的掉卻沒有閃開,怎麼看都像是故意的!!
  
  聽到樓澈的回答,紫丞掛上淡淡又彷彿虛幻的微笑『如果……是死在你的手上……也算幸福吧!』
  
  「樓兄!我剛剛不是說了一個請求,就是把我殺了!!」眼中即是堅定
  「不!!!」
  「樓兄!?難道你要我出去以後便成過街老鼠,萬惡的淵手,我不想看著人界就這樣毀滅!!」
  
  樓澈痛苦的畫出陣法,『為什麼…為什麼阿!!』腦中閃過了過去和紫丞相識的點點跡跡,有歡樂,有誤會,有痛苦,有暢飲,有哀傷…………最後浮出紫丞真誠的微笑………………對了!他想守護他的笑容,絕對不原諒有誰在傷害他………
  
  彷彿想通一般,樓澈突然改變了陣法,使紫丞和自己的氣息對換。
  「樓兄!你做了什麼?!」樓澈看到露出訝異表情的紫丞,露出了笑容『彈琴的!你知道要看到你驚訝的表情事很難的嗎!』
  「彈琴的,每次好處都讓你佔盡,你不覺得很不公平嗎?」樓澈掛上自信的笑容
  「你曾經問我,為何要對你那麼好?說實在話,有時候連我自己也想不透,雖然我未看過帝台的記憶,但是我想,若我前世真的是天神帝台,一定覺得很對不起你吧!」樓澈在最後的時刻,說著自己的想法。
  
  「彈琴的,你放心!這盤古之源裡面說不定比我想像的有趣多了!等本大爺哪天不想待了,便會出來的!!」樓澈看到紫丞臉上露出不願的表情,眼神中叫自己住手『彈琴的!不好意思…即使會讓你討厭我……』
  「至於刑天~我也會幫你好好教訓他,就算把它拆皮剝骨,我也會要他把你父親和你的心腹屬下的魂魄都吐出來!然後再把他當球踢!!!就像這樣!!!!」看了最後一眼紫丞,樓澈帶著笑容把刑天踢進盤古之源里裡,自己也瀟灑的走進去。
  
  「樓兄----!!!!!!!!!」紫丞悲痛的大喊著。
  
  …………………
  「少主少主,再過不久就要回魔界了!下次來人界不知是什麼時候。」琴瑚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的說。
  「………………恩」紫丞望向遠邊,淡淡的回應。
  
  在要離開人界的前一天,紫丞拿了薰風到月陵淵………
  
  「吶!樓兄…我已經拿了薰風來囉!」紫丞坐臥在一角,喃喃的說。
  
  「只是…這獨酌味道……卻大不如前阿!」紫丞露出哀傷的表情……只有在這個時刻,它可以放下一切傷痛…………
  
  「樓兄!!我相信你的能力……所以……我會等的……等你回來的那天」
  「所以………若不想看到薰風被我喝盡的話,就趕快出來吧!」紫丞拋下空了的酒瓶,離開了月陵淵……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