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原創、同人小說創作

詳情請看關於本站。(雖然有時會忘記更新自介)

請遵守基本禮貌唷w

聯絡資訊:windeep@hotmail.com.tw
  • 24096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幻4]與你相識的曾經2(樓紫+騰勾)

   
 
  
  「…………………緒」
  「連你…………也要離開我了嗎……………」你的雙矇流下了我從來都沒看過的晶瑩淚珠
  
  
  「……琴瑚……鷹涯………已經天亮了…這是你們最喜歡的陽光…也是你們一直希望帶回魔界的陽光…但……為何在這陽光之下…卻不見你們回來…」
  
  「…你們曾說,要當我的刀、我的盾、我的手足…但……手足俱失、身體又焉能安在…」
  
  「呵…我…我錯了嗎……?是我錯了嗎………?」
  
  「我汲汲營營、機關算盡…原以為…自己可以用性命為賭,以為自己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再失去……到頭來……」
  
  「咳咳…咳咳咳……」
  你虛弱的緩緩說道,我卻是越聽越心痛「彈琴的!!你…你不要再說了!!」
  
  「…放心……我沒事………我不會死的………」
  「我方才以服下混沌給予的至毒『萬蟲蛛』,只要我這軀體尚能提供萬蟲蛛的蠶食鯨吞,體內的崇毒無論如何變還能保我十天性命……」
  
  「十天之後,我命由天…但在這十天之內,不論如何痛苦……我都會忍下……」
  「在未將四處奔逃、面臨險境的族民安至之前……我絕對不會倒下…」
  
  「彈琴的,你¬----」該死的!!難道就沒有更好的方法嗎!!
  「………樓兄,我很好………天亮了,我們該走了。」
  
  
  …………………
  
  再走一段路就會到襄南小村,而這時天色也暗了,於是眾人決定明天再出發。
  
  午夜 一抹紫影臥坐在江邊,獨自酌酒……
  
  「彈琴的,你很不夠意思耶!喝酒竟然不找本大爺」說完後搶了彈琴手上的酒就喝了一口。
  「!!好苦!怎麼有這麼苦的酒!」
  
  「呵!樓兄…這可是混沌裡的至寶之一『楛醉』,聽說只要飲下一杯,就能夠忘卻一切煩惱之事……」又再度灌了幾口
  
  「彈琴的……不要再喝了!」
  
  「樓兄……你看天上的夜空如此美麗……你說上面是否也有神魔呢?」彈琴的身影有些搖晃
  「……彈琴的……你醉了!」
  
  「是嗎!醉了也好,一醉忘千愁……不是嗎!」你露出了淒涼的微笑,比起這種微笑,本大爺寧願看到你那充滿自信的笑容
  
  「咳…唔嗚!」你突然往後昏了過去,沒有多想的抱住了你,獨特的幽香迴繞在身邊,我才發現,懷中的你是如此消瘦……
  
  你緊皺著眉頭,萬蟲蛛的毒似乎無時無刻都在折磨著你
  
  !!突然被抓住手臂的我嚇了一跳,而後又看到略為蒼白的臉上多了兩行清淚
  
  「…不要………不要走…………」
  
  「本大爺在這裡…我不會走的,還有我……還有我啊!」稍微加重手上的力道,心痛的喊著
  
  「………………紫丞」
  
  
  紫丞…
  
  
  ………………
  ………
  
  
 
  
  汗馬岩上,夕陽依舊在,可嘆賞景的人卻帶著淡淡的哀愁…
  
  「…從楓江畔到此地,已經過了八日了吧……」吹著徐徐的微風,紫丞感受著片刻的寧靜
  
  「彈琴的!!!不會的!!你的第十日永遠不會到的!」樓澈抓著紫丞的肩膀激動的大吼著
  「你忘了你還欠本大爺薰風嗎!本仙人都已經想好咱們要去哪裡喝酒了!就是月陵淵!」樓澈的眼神中帶了幾分的沉痛,卻依然堅定 
  
  「冷冷的天氣配上熱呼呼的酒,是不是很棒!所以,彈琴的!你不能倒下!!你一定要陪本大爺去喝」
  
  感覺到真心的關懷,紫丞露出了淡淡微笑,不想讓眼前的人擔心……即使…說的話只是安慰
  「呵…樓兄,謝謝你。」
  想要讓人安心的微笑,在樓澈的眼中是飄然苦澀,飄渺的身影似乎下一刻就會不見般,在不斷擴大的不安中,他抓住了紫丞的肩臂,確認眼前的人是存在的
  「彈琴的!!!」
  
  紫丞顯然是被嚇到,只見汗馬岩上一白一紫兩兩相望,像是要把眼前的面貌印在心中的深處
  沒有交談的言語,在此時也不需要……
  「…這裡風大,我們先回去休息吧…」
  「…嗯。」
  
  「今天的夕陽…似乎特別快呢!」站在河邊,紫丞略為空虛的眼神緩緩的呢喃。
  
  「但即使眼前一片黑暗,這拂面的風還是一樣真實,就如同我腦中那些無法消退的記憶…」講到後來,紫丞的臉上浮出微笑,腦海中閃過之前相處的記憶,落仙谷的曾經,鷹涯的守候,琴瑚的關切,容仙姑娘的善良,豪爽的蘇袖姑娘,瓔珞姑娘……還有那個總是掛著笑臉的人……
  眼匡模糊了起來,究竟是淚……還是逐漸消散的神智…也分不清了…
  
  「樓兄,你我相識一場,即使立場不同,但是樓兄的心腸與信義總讓我自愧不如…如今我雖已將族民託付玄德大人,但天下之大,之後我族仍需樓兄的相助…」即使眼中焦距模糊,仍然想要把你深深印在腦海的深處
  
  「彈琴的!你不要再說了!!這些事---這些事應該都是你自己要做才對!!別想一個人撇開這些責任!本仙人才不要幫你做!你不要在囉哩囉唆這麼多廢話了!生病的人就該有生病的樣子!快給我進屋休息!」深刻的痛苦在樓澈心中越擴越大,語氣看似不好仍然聽的出憂心
  
  「…是該回屋了………」紫丞掛上淡淡又彷彿虛幻的微笑,在神智尚在的最後一刻,紫丞望向那最深刻的人
  
  樓澈看到紫丞就像是夕陽一般,跟著天地,緩緩的倒下,壓抑在心中的斯痛也再這一刻爆發
  「彈琴的-----!!!」
  
  
  離開襄江殘道前往流影天殊的第一個晚上…
  在眾人歇息時,一抹黑影出現在草原的一角,不過早已經有人比他先到了這個地方…
  
  「樓兄不休息在做什麼呢?」黑影-也就是紫丞現身在一襲白影旁淡淡的問
  「彈琴的!這句話應該是本大爺要問你吧!你才是最要休息的那個。」白影-也就是樓澈,仰躺在草平上,本來望向天空的眼神,轉向旁邊皺眉頭的反問
  
  紫丞揚起以抹微笑,也跟著樓澈仰躺在草平上
  「……睡不著」
  
  「…………這樣阿…」
  接下來,是長時間的寧靜,發出聲音的,只有徐徐吹拂的風聲,以及草晃動的沙沙聲……
  
  樓澈眼神轉向躺在旁邊的紫丞,原本在襄江殘道悽涼的微笑,現在揚起以往狡偈的微笑,蒼白的臉色也已紅潤許多,之前空洞的眼神現在也恢復成堅定且有自信的雙矇,而且堅定下不知何時帶著一絲柔和。
  
  好安心……看見紫丞好好的在身邊,樓澈揚起了滿足的微笑……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只要彈琴的在身邊,就會覺得很安心很放鬆……
  
  「幸好你還在……」
  兩人之間,不知何時有了淡淡的曖昧氛維
  
  
  
  在不遠處的樹林裡,兩襲黑影平靜的注視一切
  「………這兩個傻瓜!」勾陳微微的嘆了一口氣
  
  「你還有空去看擔心別人?」騰蛇邪魅的聲音在勾陳耳邊輕輕呢喃,手中的動作卻跟語氣相反抬起勾陳的下巴回望自己。
  「先擔心自己如何……」捏過下頜與眼前的紅唇落下了深吻
  
  「吃醋啦!」勾陳揚起媚惑的笑容望向騰蛇
  
  「你說呢!」嘴唇往下移動到細嫩的頸子,意圖留下一抹痕跡
  「兩個小鬼頭的事情交給他們自己去處理,現在……你是不是該先解決我的問題呢!」邪魅的聲音回繞在耳邊,曖昧的話語中在白皙的頸子勾起溫熱的氣息
  
  「呵呵!我想……是你要解決我的問題才對…」勾陳輕輕笑了兩下,含住騰蛇的食指
  
  「你知道……玩火的下場嗎…」
  
  「呵!……!!!你…說…呢…」
  
  
  …………夜空之下
  
  ………………圍繞著曖昧的氛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