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原創、同人小說創作

詳情請看關於本站。(雖然有時會忘記更新自介)

請遵守基本禮貌唷w

聯絡資訊:windeep@hotmail.com.tw
  • 24096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玄日狩] Guardian(炎月炎)


  
  清新朦朧的早晨,慵懶的濛濛光線透過遮陽的百葉窗片片透了近來,簡單白淨的房間裡,柔軟棉絮般的白色床被上,微微晃動的被子顯示出有個人還在裡面再跟瞌睡蟲奮鬥,黑色絲質般的順直頭髮散亂的弧度曲線優美,白皙美麗的臉上五官細緻俊美中帶著一些陰柔氣質,卻不失美感,除去右眼上明顯的金屬痕跡,這個人一定是招蜂引蝶的那一隻。
  
  白蓮月緩緩張開了眼睛,右手下意識的抬起靠在額上,微瞇了眼睛看著白色的天花板,啊!又是一天啊!待會又要起來先跟阿炎做例行早會,接下來要去處理那些永遠看不完的文件報告,還要確認開會行程…哦!以前凱爾到底是怎麼能一個人包辦了兩倍以上的事情啊?
  
  感嘆的想完,白蓮月正準備起身時,這才發現自己左手臂上竟然躺了個人!他竟然沒發現到有人!難道是武功退步了!?沒想到一大早頭腦混亂到這種地步,他轉頭看向旁邊,入眼的是一頭金色的絲柔至肩頭髮正美麗的掛在他手上或枕上,日向炎俊美的顏容帶著一絲紅暈的微微起伏著,微啟的粉唇輕輕的呼吸,帶著一絲些微的酒韻氣息更顯得吸引人。
  
  白蓮月驚訝的說不出話來,他瞪大了眼睛看著日向炎,完全不明白限在到底是在夢裡還是在現實中,啊啊!現實中阿炎絕對不可能會跑到他房間睡,所以這肯定是夢,原來他還沒醒啊!那希望這夢可以久一點。
  
  白蓮月揚起笑意,手輕微移動的抱著日向炎,阿炎漂亮的臉蛋輕枕在他的頸旁,輕巧柔順的靠在他懷裡,這種曖昧溫馨的時刻,床前的鬧鐘竟然響了!惱怒的瞪了一眼吵人的鬧鐘,白蓮月『啪!』的一聲讓鬧鐘送去極樂世界,緊張的看向日向炎,幸好只是皺起了眉頭,沒多久後又平復下來。
  
  呼了口氣,白蓮月甩了甩手,唔!有點痛,空手擊鬧鐘果然不是件可以隨便拍的事,呃?有點痛?夢裡會痛嗎?當然不會,所以這是現實……他最近有做到什麼事有讓阿炎要獎勵的嗎?哦…沒有吧!最近也只有活在公司裡,活在報告文件中,還有霹靂啪啦的電子郵件而已。
  
  戰戰兢兢的看著日向炎,白蓮月赫然想到,如果讓阿炎睡醒後發現旁邊有他,不知道會說什麼!唔…想到會發生的情景白蓮月不禁臉色發白,就算這是他的房間阿炎恐怕也能把白的說成黑的,還是在事情發生前趕快把人送回家吧!
  
  白蓮月剛要起身,日向炎此時已經緩緩的張開了眼睛,紅寶石般的眼眸閃著朦朧的霧氣,感覺似乎還沒清醒般!
  
  完了完了!該不會來不及了吧!白蓮月剛這樣想,就看見阿炎漂亮的面容正看著自己,白蓮月下意識的揚起了微笑。
  
  「月牙兒?…」迷人的嗓音從優美的唇裡發出優美的聲音,阿炎漂亮的顏容也跟著勾起美麗的弧度,他貼近了白蓮月,剛剛發出優美聲音的唇瓣,此時已經貼近吻上了白蓮月的唇,純純的吻帶著天然的自然,只是沒多會兒,紅潤迷人的唇瓣就要離開。
  
  白蓮月呆呆的看著離開的紅潤薄唇,阿炎是不是還沒睡醒啊!沒睡醒不介意他多吻一下吧!反正是阿炎自己先吻他的!名正言順的為自己找好理由後,白蓮月傾身再度吻向了離去的唇瓣。
  
  「唔嗯…」阿炎無意識的發出了低吟,閉起的雙眼微微的皺在一起,細長的金色眉毛也微微顫抖,白蓮月試探性的伸出舌尖在阿炎唇邊打繞,發現沒多大的反抗後欣喜的舔舐著。
  
  氣息越來越不穩,日向炎終究在朦朧的些微情韻中轉醒,愣愣的看著黑色的亮麗黑髮在自己眼前飄動,感覺到舔舐的唇瓣傳來一絲的酥養,微瞇起眼日向炎回應了白蓮月的吻。
  
  本來溫溫的親吻變的越來越一發不可收拾,互相舔吮的唇瓣情意綿延,因為仰躺的關係吞嚥不下的唾液從日向炎的嘴角流下,形成曖昧的情景。
  
  一時之間喘息不止,分開的兩人都呼氣著,不過日向炎還是先開口了,他微瞇起眼有些賭氣有些不解有些呆然說:「為什麼你在我床上!」
  
  白蓮月好笑的看著日向炎,原來操弄全世界經貿於指掌間的日皇是這樣的不設防?不過同時也很開心阿炎在自己面前可以是這麼自然「阿炎…其實這是我房間。」
  
  「……」日向炎看了看四周,發現真的和他房間不一樣時,也驚訝的眨了眨眼,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會上錯床?「那為什麼偷吻我?」好吧!上錯床就算了,那剛剛那個吻就不是了吧!
  
  「……是你先吻我的。」白蓮月有些戰戰兢兢的說。
  
  「呃?」日向炎睜大了眼,不可置性的看著白蓮月,思考著月牙兒會不會騙他,答案是不會,日向炎不小心紅了臉蛋,這似乎不是不可能,畢竟他也有偷吻過月牙兒。
  
  「阿炎…你臉紅了?」白蓮月驚訝的看著日向炎紅著的臉蛋,迷人的紅撲撲臉頰看起來格外的漂亮動人。
  
  可能是被說中心事的關係,日向炎有些惱怒的瞪著白蓮月「還在這幹嘛!小心我加你的班!」
  
  雖然被這麼說但是白蓮月很開心,他親了下日向炎的臉「你會捨不得的我知道,而且我早就是天天加班了不是嗎?對了,你還是在躺躺吧!」說完後用著非人般的速度閃進浴室。
  
  可惡!!瞪了眼浴室門口,日向炎無奈的跟著想要起身,但是一動作頭痛般的陣痛就傳來「唔!…」扶著頭日向炎終於想起昨晚因為阿夜說想要嘗試喝酒,在百般勸說無用下,就陪著弟弟喝了起來,該不會是他無意識的走進來吧?
  
  日向炎決定放空再度躺在床上,沒多久門竟然傳出扣扣聲,日向炎有點疑惑,但還是開口道「近來。」
  
  凱爾走了近來,手上端著醒酒藥和一碗熱湯「日皇,就算要喝酒也請盡量不要打擾了白秘書啊!不然我工作可又會增加的。」凱爾有些揶揄的說。
  
  看著醒酒藥,日向炎當然能想到一定是月牙兒打給凱爾請他準備的吧!貝凱爾揶揄的日向炎也不腦:「比爾,那不好意思了,我今天要借用一下白秘書,他可能會晚點才會上班。」
  
  凱爾也不生氣反道「那希望日皇要記得下午的中央會議要準時到唷!」說完就轉身離去。
  
  白蓮月拿著毛巾擦著臉,他帶著笑意緩緩走進看著日向炎「不是要加我班嗎?」
  
  「怎麼?日皇不能反悔嗎!」日向炎重重看著白蓮月,一臉你不服就試試看。
  
  「可以可以。」白蓮月輕笑了起來,拿起了醒酒藥遞給了日向炎。
  
  「對了!阿夜呢?他可能也會宿醉啊!」還沒喝下去,日向炎又開始犯弟病緊張的問。
  
  白蓮月只能無奈「放心,我有請凱爾去看看,不過安特契有告訴我說過阿夜的體質早就是千杯不醉的。」
  
  哦…好吧!這樣就好,難怪昨晚阿夜喝的這麼猛烈還不見醉意,納阿夜為什麼會想喝酒啊!還沒想完,日向炎就看到月牙兒正不滿的看向自己,他手上的醒酒藥正在自己嘴邊,無奈的笑起,日向炎勾起滿足的微笑,順著月牙兒的意喝了下去。
  
  可以守護住自己所珍惜的人,他才覺得自己真的活的快樂了。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