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原創、同人小說創作

詳情請看關於本站。(雖然有時會忘記更新自介)

請遵守基本禮貌唷w

聯絡資訊:windeep@hotmail.com.tw
  • 241000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大綱
 
老韓、
 
 
葉修被幹到昏睡過去,韓文清把人清潔完畢起身時,看見靜靜放置在桌上的第十賽季冠軍獎盃。
十年了……
韓文清記憶飄遠。
那時候的他們都還很年輕,在聯盟的前三季更可以說是最激烈的時期。
從第四季開始,韓文清就看出了嘉世戰隊的矛盾和衝突,不過別人家戰隊的事情他都然沒去
那是第四賽季時的明星




 
  


  「嘶!痛痛痛、老韓你到底會不會啊!」葉修喊道。
  「閉嘴!」韓文清坐在葉修對面的椅子上,聽到葉修的話手差點一滑差點把繃帶纏到別處去。
  繃帶?
  是的,是繃帶無誤。
  「不會打還死撐。」韓文清臉色鐵青的說。
  剛剛那陣混亂雖然兩人突圍衝出,但身上都掛了彩,說好的技能說好的高手風範簡直就是過眼雲煙!尤其是葉修這隻白斬……啊不、是宅男體質到處都是瘀青和擦傷,看起來還真是淒慘。
  如果是在榮耀裡,這血量不到10%對葉修也不事什麼大事情,但如果以現實面來說,嘖嘖這可是實打實的痛啊!痛就算了還沒紅水、這不是榮耀嘛!說好的藥水呢!為什麼會沒有,居然還得抹藥包紮!
  「老韓你說為啥藍水紅水沒有出現呢,這樣喝個水傷都好了不是嘛!還省的現在還得包紮,都什麼時代了嘖嘖。」葉修嘆口氣,瞧了眼他們找到的無人空屋無不惋惜的說。
   「你能不能說點實際的。」韓文清說。
  「說什麼,哥一直都在講正經的。」葉修轉回頭似笑非笑的說。
   對於葉修的垃圾話韓文清已經無法用言語來表達他的感覺,這人欠抽的程度更勝以往,韓文清瞧了眼自己手上的動作,接著用力拉扯了一下繃帶,果不其然聽見對方的抽氣。
  「喂喂喂,老韓不這樣公報私仇的!」葉修叫著。
  「手滑。」韓文清頭也不抬的說。
  「老韓!素質素質呢!」
  這時韓文清抬頭嚴肅的說:「脫掉」
  「不是吧老韓,都這種時候了你還想著做那種事。」明明對方一臉嚴肅,葉修仍然能把話歪到宇宙去。
  韓文清差點吐血,抽動了一下面部表情毫不客氣的說:「那就算了。」
  「欸哥開玩笑老韓你也太不禁逗了。」葉修忙道。
  到底是誰在逼死誰啊!
 
  葉修見好就收趕緊嚴肅的脫掉君莫笑的上衣,東一塊西一塊的瘀青看起來無比刺眼,韓文清皺緊的眉頭活像是要去討債似的,葉修忍不住笑道,「唉呦老韓你心疼了嗎?」
  「知道還不快趴下。」就算知道葉修在噴垃圾話,韓文清也沒心思回嘴而隨意回道。
  泥馬,這肯定不是韓文清吧!
  葉修本來還想回幾句,但看見韓文清越來越黑的臉還是趴到床上。
  擦過藥膏的地方湧上一股涼意,也不再那麼痠痛了,葉修鬆口氣下一刻卻突道:「快點啊!」
  「嗯。」
  這樣叫唆竟然沒有讓韓文清不快!韓文清依然認真的幫葉修抹藥,厚實的手掌帶著藥膏的涼意以及手掌的溫度在淤青處揉抹,他的上半身微微顫抖,實在是太熟悉這雙手掌了,葉修咬牙切齒的想。
  「唔……」葉修咬緊了下唇,臉朝下埋在枕頭裡,他的肩膀微微抖了一下忍不住開口叫:「老韓同志你好了沒啊!」
  「急什麼。」韓文清當然感覺到手下的腰肢在微微顫抖,他眼神微瞇將藥膏突向最後一處。
  葉修的腰椎一顫,那撩撥起來的感覺頓時集中至下身,頓時各種不痛快!
  葉修撐起臉叫:「老韓你行不行啊!擦個藥像是繡花樣的久!」
  當然這話顯然是嘲諷為主,誇張為輔,時間當然沒能這麼久,而韓文清手一頓,原來只是想順手吃點豆腐,但葉修的話瞬間讓他改變初衷。
  「我行不行你的身體會知道。」韓文清笑了一聲壓上去,抹著藥膏的手躦進褲頭裡捏住雙臀,中指還很剛好的夾在縫裡。
  「卧草!等等哥不是這意思──唔、……」葉修趕緊欲起身,但是上半身被壓住,他接而撐起膝蓋,這次不知道是韓文清漏掉還是葉修太快讓他撐起下半身,但葉修立刻發現這姿勢更不對。
  他上半身還被壓在床上,而他撐起臀部這動作更是讓韓文清的手更順利的滑進骨縫裡。
  「等一下等一下!」葉修反手抓住韓文清壓在床上的左手喊道。
  韓文清理都不理,他太清楚只要給對方一點機會葉修有千萬種方法可以扭轉局勢,他低頭咬住了葉修的脖子,右手兩指按壓著微微顫抖的菊穴,在微微收縮的入口處探入。
  葉修無聲的吸氣雙眼微微徵大,韓文清舔咬葉修後頸所吐出來的熱氣與對方的喘息交融。
  「嗯……」葉修皺眉顫抖了一下,韓文清的手指直接探進那乾澀的甬道
  
  
  
  「不作死就不會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