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原創、同人小說創作

詳情請看關於本站。(雖然有時會忘記更新自介)

請遵守基本禮貌唷w

聯絡資訊:windeep@hotmail.com.tw
  • 24096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腐Free!]Free heart!X(真遙 微渚怜)完

 
  終於逛完了所有的海洋館,時間也來到了五點半,再過半小時就是休園的時間。
  蘭失望的說:「咦?要走了嘛……還有好多還沒有玩到。」
  真琴勸道,「下次再來玩好嗎?」
  「說好囉!不能跟爸爸媽媽一樣騙人,騙人的是小狗!」
  「好、騙人的是小狗。」
  回到了車站,在等電車的時候,牽著蘭的真琴發現蘭一直往他那邊倒,「蘭?」
  蘭空下的左手揉著眼睛說:「哥哥……蘭想睡覺。」
  「玩得太累的吧。」渚低頭關心道。
  蘭點了點頭附和著,不過因為愛睏的關係看起來像是一直點頭。
  「唔……真是沒辦法。」真蹲下把背朝向蘭說:「來。」
  蘭瞇著眼迷迷糊糊的爬上真琴的背,兩隻小手自動的環住真琴的脖子。
  「好狡猾蓮也想睡。」蓮右手揉著眼打了呵欠,頭頻頻的往前點。
  「不要……」蘭下意識的回道,不過可能是因為太累的關係很快就變成了呼吸聲,似乎哥哥的背是最好睡的地方。
  真琴低下身問:「欸?蓮你能撐到家嘛。」
  「不行啦……」
  還沒等真琴回話遙先蹲了下來喊道,「蓮。」
  蓮開心的從後面還住遙的肩膀,「小遙最好了。」
  「遙,蓮快下來。」
  遙兩手撐了下背,「沒事。」
  蓮在背後點頭附和道,不過到後面越來越小聲,漸漸進入夢鄉,「對嘛、哥哥好小氣……」
  渚在旁邊羨慕的說:「真好……就像一家人一樣。」
  正在看時刻表的怜驚訝的轉過頭,「渚你不是有姐姐嗎?」
  渚面色黑了黑,「那種只會欺負人的姐姐哪裡好了。」
  在回程的路上渚和怜先行下車,而等到他們從岩鳶車站出來時,夕陽也已經變成了夜空,一顆顆微小卻閃耀著光芒的星星掛滿在天上。
  揹著兩小孩走了一段路,中途蓮差點滑下遙趕緊再把人撐回來。
  「真的沒問題?」真琴擔心的說:「如果累了把蓮叫醒沒關係的。」
  「不用。」遙知道自己的狀況,雖然手很痠不過他不想因為自己就吵醒蓮,「今天這樣玩下來他們也肯定累了。」
  真琴想起了當時看到校外教學的照片,車上的每個人都睡的東倒西歪的樣子說不出的好笑,「這讓我想到我們校外教學回程時大家也睡成一片呢。」
  遙似乎也想起那時候的情景,微微勾起了嘴角。
  「遙。」
  遙挪了挪蓮的姿勢轉頭問道,「什麼?」
  真琴揹著蘭側頭與遙對視,嘴角帶笑的說:「謝謝、今天陪我一起來。」
  遙微微睜大眼,水藍色的眼眸眼若流星,他似乎聽見了心失序的聲音,雖然在海洋館的時候知道了,現在只是更確定而已……
  陡地遙扭過頭,他想起來有個傢伙老是看他的表情讀心。
  「遙?」真琴是被遙突然扭頭的動作嚇了一跳。
  「沒什麼事。」
  「欸──?」
  回到了橘家,窗戶和門都漆黑一片,橘父和橘母還沒有回來,真琴打開了玄關的黃暈色日光燈讓遙進來,輕手輕腳的把兩隻小孩送回被子,真琴輕輕的關上門和遙兩人一前一後的走下樓,真琴緊接著到廚房倒了杯水遞給遙,「辛苦了。」
  「謝謝。」遙也不客氣接過水喝下。
  補充完水份,遙也覺得自己該閃人了,「那我先回去了。」
  「遙要走了嗎?」真琴放下杯子跟著遙走到玄關。
  見遙穿好鞋起身真琴忍不住開口:「遙!」
  遙轉身見真琴張口似乎想講什麼,神情似乎猶豫了一下,但又很快的轉回平常溫柔的表情,「晚安。」
  「……」遙突然有種真琴在等著自己的感覺,他不知道算不算是自己的錯覺,不過他瞬間閃過了許多畫面,一直以來……總是陪在他旁邊的真琴。
  遙抿起下唇開口:「真琴。」他撇過頭,因為他不想讓真琴看見他的表情。
  「我……」
  喀啦!
  突如其來的聲響打斷了遙說的話,他轉向門口,橘媽正巧開門近來,看見遙時驚訝的露出笑容,「啊啦!是小遙,你要走了嗎?」
  不曉得為什麼提起來的心情放鬆下來,他微微一笑說:「是,不好意思打擾了。」
  「不會不會,歡迎常來啊!阿姨會煮好吃的青花魚給你的。」
  遙的眼睛亮了一下,「好。」
  遙才剛走出橘家沒幾步,真琴就追了出來,「遙!」
  「有事?」遙回過頭問道,可能是心情不錯的關係,他的嘴角掛著一抹笑意。
  真琴倒是顯的有些急迫,「什麼『有事?』,遙你剛剛話不是沒講完嘛!」
  「是嗎?但是我忘了,」
  看著遙一附不想說的表情,真琴一臉鬱悶,「唔……到底是什麼好讓人在意啊!」
  真琴鬱悶的臉愉悅到遙,他輕笑了一聲繼續走回家。
  「遙、告訴我啦!」
  「太麻煩了。」
  「你剛剛明明就說了!」
  「沒有。」
  「有!」

  就這樣到了區域大賽前一天。
  真琴緩緩張開眼睛輕喃:「遙,你睡了嗎?」
  「沒、還醒著。」遙背對著真琴緩緩張開眼睛。
  「睡不著呢。」真琴盯著天花板。
  聊了幾句,真琴打了個呵欠。
  聽見真琴的呵欠聲,遙心裡突地一動,「……真琴。」
  「嗯?」
  「有你在身邊,真是太好了。」他本來以為說這些沒什麼……但不知道為什麼越說越難為情,然後越說越小聲。
  「謝謝你……」
  真琴慢半拍後猛地坐起,「遙!?」
  聽見真琴的動靜,遙頓時各種待不住於是起身一邊穿鞋一邊說:「我去跑會兒就回來。」
  「欸?現在嘛!?」真琴愣怔的看著遙走出房間,無法自制的笑出來。
  ──剛剛那個,算是不好意思嗎?
  笑了一陣子,真琴忽然發現……
  更興奮了完全睡不著啊!
  
  等遙回來打開房門,見室內一片漆黑還以為真琴已經睡著了於是放輕腳步,結果才剛走完牆,一雙手猛地把他抱住,「真琴!?你還沒有睡?」
  真琴坐在床緣邊抱著遙的腰際無奈的說:「怎麼可能睡得著啊。」
  「唔……是我的錯嗎?」遙懶的掙扎就讓真琴這樣抱著,他從上往下看,逐漸適應黑暗的眼睛只能看見一叢毛茸茸的頭髮,看起來異常滑順。
  「不是……是我太開心了。」真琴把遙拉下來讓遙也坐到床上,接著從後面抱著遙得胸口,「我可以想成是對我的回覆嗎?」
  「才不是。」
  「騙人。」
  遙沒有再次反駁,真琴輕輕一笑往前把下巴靠在遙的右肩緩緩低語:「遙……我喜歡你。」
  雖然之前就有聽過了,但是再一次聽到的感覺卻讓遙覺得全身發熱。
  結果剛剛出去本來想冷靜冷靜跑一圈的一回來什麼都沒了。
  「……」如此直白的話讓遙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對應只好沉默不語。
  「遙?」真琴宛如明知故問的叫著遙的名字。
  那在耳際處摩蹭的髮鬢癢的遙縮了肩膀,被叫了幾次遙中於發怒轉過頭語氣不善的說:「幹什麼!」
  真琴就像是等這時刻抬頭問:「我可以吻你嗎?」
  「……不要問我。」遙撇開視線不過馬上就因為真琴貼上來的唇瓣而閉上眼。
  只是輕輕的一吻真琴就離開,他整個頭毛埋在遙的肩膀上,抱著遙的手不由得收緊,「遙我覺得我幸福的快死掉了怎麼辦?」
  遙非常乾脆的說:「那再見。」
  「遙好過份。」
  「放開我、好熱。」
  「再等一下。」
  「真琴。」
  「……再等一下。」
  「真……」
  「再一下下。」
  
         正文完

  本來有想過一段結尾/w\但看一看想一想,還是覺得這種對話的方式做結束感覺比較不寂寞(個屁)
總之就是有一堆番外zzz之類的(?)會收在本子
應該會再放個番外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