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原創、同人小說創作

詳情請看關於本站。(雖然有時會忘記更新自介)

請遵守基本禮貌唷w

聯絡資訊:windeep@hotmail.com.tw
  • 24096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短篇點文]不知大難逃過一劫的騎士團們(FY)



   騎士團今日的氣氛格外的活躍,處處都可以見到騎士團的人面帶笑容。
  「我們好不容易解決了這次的任務,上面已經有說了今天晚上會加菜了!」
  一位新進的騎士滿臉興奮的和旁邊另一個外表看起來就是比較老道的前輩說道。
  前輩無奈一笑,隨後又正起臉,「別因為這樣就得意了!你這次還犯了最基本的錯誤!」

  「前輩!我錯了嘛──」

  兩人回房間的路上路過了騎士團的廚房,他們停頓了一下,只見廚房門口站了好幾個侍女,還參雜了幾個女性團員,兩眼愛心的望向裏面。
  「咦、發生什麼有趣的事情了嘛?」
  前輩面色一沉,皺緊了眉頭瞪了眼過去,「你別攪亂!」

  「不工作全部圍在這裡做什麼!」
  一瞬間大家嚇了一跳紛紛看向他,不得了原來是泰爾隊隊長,接著馬上道歉的道歉,落跑的落跑。
  前輩、也就是泰爾一把抓住準備腳底抹油的女騎士質問道:「說,到底是發生什麼事!」

  「隊長、對、對不起嘛!因為……」女騎士說到一半又開始支支嗚嗚,泰爾不耐得打斷她:「說重點。」
  女騎士糾結了整張臉,最後果斷的說:「因為騎士團長大人親自在準備晚餐。」
  「……你說什麼!」泰爾眼睛睜大,毫無沉著淡然的反差讓旁邊的後輩也跟著錯愕。

  「所、所以大家才這麼期待,隊長?你怎麼臉色不太對。」
  泰爾震驚過後馬上黑了一張臉,使得站在他眼前的兩位騎士們紛紛不解。
  身為一位比較資深的騎士團隊長,他當然領教過團長的廚藝,一想到晚上可能會發生的慘劇,他都覺得胃開始痛起來。

  「期待!期待什麼──團長做的東西能吃嗎!」
  女騎士嚇了一跳,「隊長,就算你不喜歡團長也不能這樣毀謗!」
  毀謗!誰毀謗了──
  泰爾根本快抓狂,跟盲目的女人講道理果然一點用也沒有!
  「不行!誰快去阻止他,我今天晚上可不想沒東西吃。」泰爾焦躁的來回渡步,旁邊兩位騎士則是紛紛冒出『有這麼誇張嗎?』的想法,就算不會做飯也不至於會吃不下去吧。

  「隊長,團長看起來挺熟練的,沒問題的啦,雖然我們有說過不用麻煩,不過團長說要體恤大家所以才……」
  團長你這不是體恤部下根本是謀害!而且就是看起來熟練才更有問題──!
  泰爾忍不住內心咆嘯,卻也沒膽在團長外面的走廊上喊出來。
  突然間,他拍了一下手,對啊!不是有他嗎!
  「快快快!去叫『他』來!」
  「叫誰?」
  「當然是可以『救火』的人。」
  「嗄?」





  當尤利被騎士團的人千拜託萬拜託的請到騎士團時,就看到了在廚房心情愉悅準備要燉鍋的團長大人。
  他瞬間理解為何會被如此盛重請來的原因。
  「你在幹什麼。」
  聽見熟悉的聲音,團長大人的手一頓轉過身來,金色的髮絲飄揚,藍色的雙眼陽光燦爛的閃著光芒,即便背景是廚房仍然無法減少他的風采。
  「尤利?你怎麼來了。」弗連揚起了只有看見尤利時的笑容。

  ──來阻止你殺人。
  默默內心吐槽,尤利從門邊走進挑著眉說:「我不是跟你說過不准進廚房嘛。」
  「咦?因為今天要獎賞大家,哪有尤利你講的這麼誇張。」
  看起來一時半刻是無法把人帶出去了,尤利只好對外面的人使了使眼色,接著把門關起來。
  弗連手持著湯勺攪拌著大鍋裡的食材,透明的水滾著大大小小的泡泡,弗連一手拿起醬料準備調味一邊問:「尤利,你要留下來吃飯嗎?今天是……唔!」
  講到一半的話被旁邊的人堵上,弗連完全沒想到對方會在此時拉過他的臉吻他,直到被拿走手上的調味粉弗連才回過神來。
  「尤利!」弗連不敢置信的退了一步,瞪向擅自進到流理臺的尤利,只可惜對方完全沒有要理他的意思。
  「不會做飯的就不要在廚房動手動腳的。」
  「真是的。」
  弗連無奈的嘆口氣,他轉而靠到桌邊環手看著尤利熟練的動作加入調味,一邊動作還能一手掛上圍裙。
  而這段時間已經夠尤利把差點出人命的食物弄成可以吃下肚的東西了。
  弗連見尤利隨便掛著圍裙也不繫好腰帶,就忍不住走過去一邊念一邊幫他打好。

  「為什麼不把腰帶繫好,掛著圍裙搖搖晃晃的成何體統!」
  尤利意有所指的瞇起眼,調侃的睇了眼對方笑道:「所以在廚房裡kiss就OK?」
  「什、那還不是尤利──」
  「是是,都是我的錯。」
  「尤利──」

  弗連碧藍的雙眼氣結的瞪著尤利,對方還毫不在意的挑撥回瞪。
  對方深紫色的眼瞳因火光閃爍,輕挑的笑容以及姿態無不吸引他的注意,弗連不禁勾起了嘴角。
  大概是因為這表情太不符合現在的狀況,尤利皺眉道看向他,「幹嘛?」
  「沒事。」
  尤利手指向對方不滿道:「嗄?你昏頭了嘛!」

  「……」
  ──冷靜弗連,尤利就是這樣。
  但看著那隻手,弗連沒來由的就是想刺激一下對方。
  他沒想太多抓住了眼前正握著湯勺的手腕,接著咬上食指的指結。
  「什──」
  尤利驚訝的想抽開手,卻被緊緊抓住,他忍不住抽氣低喊:「弗連!你在做什麼──」
  指結被含入溫暖的口腔,幾乎能感覺到舌苔上的細紋,尤利手不自覺得顫抖,幾乎快握不住湯勺。
  「唔……」
  嘶嘶!
  這時一旁燒著水的鍋子滾出鍋外,尤利回過神下意識的用另一手關起火,而弗連也放開了對方的手腕。
  使勁的擦掉手指上的痕跡,尤利憤恨的質問,「……你剛剛在幹嘛?」
  「沒,我只是突然想到,沒想到你今天還能下床。」
  完全沒想到弗連說這句話的時會這麼淡然,尤利錯愕間想反駁時,對方又突如其來在他腰上捏了一把。
  「你──唔!幹什麼捏我的腰!」
  弗連皺眉道:「……看起來還沒好嗎,你怎麼老是愛硬撐。」
  「廢話!也不想想你昨晚做多久。」一講到這尤利就有氣!哦也許還得算凌晨的時間在內。

  「唔?我們一定要在廚房討論這種話題嗎?」
  「哼,不是你先開始的嗎?」
  「真要說的話,明明就是尤利你先開始的。」
  「恩哼?」尤利揚起了皮笑肉不笑的笑容,下一刻就像是會撲出去的感覺。
  弗連嘆了口氣,把尤利身上的圍裙解下,「走吧。」
  「去哪?」
  「回房間。」

  回房間做什麼!尤利不知道該不該問這問題,但如果能別繼續站著最好。
  尤利挑眉問,「這裡不管了?」
  「會有人處理的。」
  那你剛剛折騰那麼久是在幹什麼!



  結果到了房間,弗連那個大忙人馬上又被叫走了,臨走前只說好好休息。
  ──是要帶我來睡覺?
  尤利也毫不客氣直接趴在騎士團長大人的房間床上。
  熟悉的氣息加上疲憊的身軀,尤利很快就陷入了沉睡。



  不知道過了多久,似乎有一陣輕柔的溫度弗過,夾雜了一道低沉的嗓音。
  「晚安。」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