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原創、同人小說創作

詳情請看關於本站。(雖然有時會忘記更新自介)

請遵守基本禮貌唷w

聯絡資訊:windeep@hotmail.com.tw
  • 239956

    累積人氣

  • 35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吾命]萬聖節這種節日

 

 

  葉芽城近日多了許許多多的裝飾,雖然不是國定假日,光明神殿也從來沒承認這種節日,但也許是因為節日或多或少都會讓人娛心悅目,就算葉芽城都會默許每年今天是民間的節日。

 

  粉紅今天依然穿著粉紅色的衣服,不過不知道是不是要應景,披了件黑色斗篷和笠帽,手中拿著南瓜棒棒糖指著格里西亞說:「當然是要糖果!不給糖就搗蛋!」

  「…………」

  「交出糖果!」

  「沒糖!我都還沒去要糖果,你就先跑來要什麼糖果啊!」格里西亞雙手環胸說。

  粉紅皺眉指控:「太過分了,太陽!你明明知道今天是萬聖節還沒準備糖果!」

  「當然是我去要糖果的份,粉紅你幾歲了還要什麼糖果!」

  粉紅愣了一下,然後從頭到尾看了看格里西亞說:「這麼說來太陽你幾歲了,臉皮還這麼厚去要糖果!」

  格里西亞覺得自己似乎能聽見理智線斷掉的聲音,「粉紅──」

  粉紅笑了一聲繼續說:「從外表看起來我怎麼看都比你小唷!」

  「所以,不給糖就搗蛋!」

  「妳──」格里西亞來不及反應,思緒就陷入一片黑暗。

 

  吭咚!一陣風吹過,太陽騎士長的房間裡只留下一個空空如也的南瓜籠。

 

  而另外一邊,審判騎士長從練劍場訓練完畢回房後,長年的觀察力讓他瞬間知道自己的房間有人進來過的痕跡。

  他皺了皺眉頭,在聖殿裡敢在他不在時動他東西的人也只有格里西亞了,但是他知道犯人並不是格里西亞。

  他走到桌前,桌上放著一封黑色的信封,中間則是一行橘色的古老字體。

  『給雷瑟‧審判 不給糖就搗蛋』

  面不改色的打開信封,裡頭的信紙跟外頭一樣是黑底橘字,隱約間還能看到字體在反光。

  『你最重要的東西已經被我藏起來了,如果想找回你重要的失物,請帶著豐厚的糖果到XXXX。      Pink

  粉紅?……雷瑟把信收回去,環視了房內一圈,確定其他地方沒被動過,他嘆了口氣。

  該不會是──

  雷瑟走到隔壁的太陽騎士長房間門前,敲了敲房門,果不其然沒有回音,便自動開門走了進去。

  房間只有一顆南瓜籠孤零零的躺在地上。

 

  雷瑟忍不住嘆氣,兩指揉了揉太陽穴,他眼神一瞇,南瓜籠裡似乎有東西,拿起來一看,又是一張黑色的紙條。

  p.s審判騎士長 你最好還是先交代完事情再過來,當然如果太慢的話我也無法保證會發生什麼意外就是了。』

  到底在搞什麼,雷瑟皺眉,理論上他應該要繼續執行他今天的行程,但是眼前發生的事情又讓他心神不寧。

  他離開關上房門,力道大得宛如他的怒火般。

  

  雷瑟按照地點來到城裡的某棟房前,人來人往的房前有幾位居民吆喝著拉客,而房屋外觀則是充滿了萬聖節氣息的裝飾,外觀像是一間糖果店的感覺,他有些意外居然不是在粉紅的房子。

  畢竟不是出來巡邏,審判這次披上了斗篷以防自己的身分被發現,這種默認的節慶自己還冒出來在路上攪局也太掃興了。

  他進到裡面,櫃台的老闆娘馬上開心的迎接,「歡迎光臨。」

  不是粉紅,雷瑟暗自皺眉,不動聲色的想退出去時,粉紅從旁邊的樓梯走了下來。

  「呵呵,你來啦。」

  雷瑟簡潔有力的問:「人呢。」

  真性急,粉紅聳肩說:「在樓上,XX房間。」

  雷瑟兩步跨一步的爬上樓梯,粉紅馬上檔在他前面,「不給糖就搗蛋!」

  雷瑟話不多說,拿出一袋鼓鼓的袋子就放到粉紅手上,另外還附上另一個東西。

  粉紅眼睛放光乾脆的讓路,給了雷瑟鑰匙看他上樓,粉紅搖了搖手上的東西,「嘖嘖嘖,太陽你真該學學審判,居然還附贈寒冰做的草莓刨冰。」不過粉紅也不會說,她其實只是想玩弄格里西亞這件事。

  還是快溜,免得事後算帳。

  

  而當雷瑟開門走進房間時,瞬間因為看到裡面的景象而張口結舌,根本沒注意到背後的門已經關了起來。

  「粉紅嘛!混蛋快放開我!」

  昏暗的房間裡,格里西亞靠躺在黑色的絲質床上,背後墊了一顆南瓜大抱枕,兩隻手都被銬在床頭上,身上的衣服被換成黑色的小惡魔裝束,他的眼睛被黑色的絲布矇住,床邊擺了一張小巧的高腳桌,上頭一顆水晶球在微光中閃爍著光芒,燃燒中的蠟燭微微散發出香氣,暗紅色的布簾掛在牆上,各種萬聖節裝飾擺放在周圍。

  「粉紅!」見床上的人還在掙扎,雷瑟走過去坐到床沿。

  「……粉紅?」

  格里西亞不安的扭動了一下,他醒過來後就發現眼睛被矇住,這就算了!連手都被銬起來是怎樣!從衣質上感覺得出來被換過衣服,格里西亞皺眉,叫了幾聲粉紅沒反應後,當下就要用魔法,在魔法沒有反應的時候,格里西亞就知道這肯定是粉紅的傑作。

  不給糖就搗蛋跟把我綁起來根本是兩回事好不好!

  一隻手的溫度靠到臉龐時,格里西亞頓時一愣,手指的溫度及感觸給他一種熟悉的感覺,看不到的情況下令他其他感官都敏感起來。

  「……雷瑟?」

  「你想知道現在變成什麼樣子嗎?」

  確定來人後格里西亞更加頭皮發麻,雷瑟怎麼會出現在這,「我……想還是不要知道好了。」

  當觸感移到腦後時,格里西亞就知道雷瑟就要幫他解開,他心情複雜的張開眼睛,當眼睛適應光線時,格里西亞瞬間惱怒的大喊:「粉紅──」

 

  「哈啾!」粉紅揉揉鼻子,肯定是格里西亞那傢伙,哼,誰叫他不給糖。

  粉紅心情很好的坐在家裡的沙發椅上,眼前則是放了一顆水晶球,她伸手彈指一下,水晶球幻化出景象,一片黑色。

  怎麼可能沒影像,粉紅皺眉恨恨的挖了一口草莓刨冰,這時候水晶球裡傳來了聲音。

  「咚咚咚!」

  「……雷瑟你扔了什麼東西出去。」

  「你不用知道。」

  粉紅這下也知道發生什麼事,不禁破口大喊:「可惡的審判騎士!」

  本來想說可以看好戲,嘖,粉紅看了看自己的戰利品想想終究還是算了,哼哼,有總比沒有好。

 

  另外一頭呢。

  「等等、唔……我要糖果……嗄、巧克力──……唔唔唔,我什麼都還沒搗蛋阿!」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