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原創、同人小說創作

詳情請看關於本站。(雖然有時會忘記更新自介)

請遵守基本禮貌唷w

聯絡資訊:windeep@hotmail.com.tw
  • 239956

    累積人氣

  • 35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維勇】心中的愛戀‧上(維克托賀文) R15


  
  一路過來八個月,維克托一直以為他已經很了解勇利。
  卻沒想到會聽到這句話。
 
  『就讓這一切結束在這場決賽吧。』
 
  雖然聽見了,卻像是什麼都聽不見般,心中有什麼地方發出一陣陣的疼痛。
 
  一滴滴晶瑩剔透地水珠滑過了他的臉頰,他卻沒有心思去整理。
 
  在勇利面前,他不需要去在意所謂的世界選手五連霸,也不用去在乎別人對他的看法。
 
  直到勇利的手拂過了他的劉海。
  
  「勇利、你在幹什麼?」
  
  勇利的眼睛微微怔大,卻依舊不自覺地盯著維克托,似乎還沒從這不可思議的情境中回神般機械式的回答問題。
 
  「沒什麼……我只是在想原來維克托也會哭啊?」
 
  「我是在生氣啊!」
 
  維克托抓住勇利的手腕拉開他的手,勇利似是這時候才回過神說出他們以前的約定。
 
  是的,他承認那是以前的想法。
 
  但並不代表現在他的心情。
 
  聽著勇利的說詞,維克托憤怒的抓住勇利的手臂。
  
  「自己打算引退、然後讓我繼續競技,這種話虧你說的出口?」
 
  為什麼你能這麼容易說出這種話?
  他以為那些LIFE&LOVE 能一直走下去。
  難道勇利一點也不在乎這樣的分離?
 
  「維、……維克托!」
 
  因為作用力的關係勇利向後倒在床上,而維克托也順勢壓在勇利身上。勇利張大雙眼,愣愣地看向維克托,水珠灑落在他的臉頰上,如同灼熱的岩漿般灼人。
  
  「真是過份啊、明明是勇利先跟我求婚的,卻想自己一個人逃跑。」
  
  維克托手壓在勇利身側,左手拂過了勇利的瀏海,細軟的髮絲滑過他的手指,轉而往下從勇利的肩膀滑下撫摸到他的指尖。
  
  「我、什麼時後求婚過?」勇利驚慌失措的問道,他下意識想要往後躲,卻又因為背後就是床而動彈不得。
  
  「我不是說過了、這是訂婚戒指嗎?」
 
  維克托拉起勇利的右手,修長的指尖勾勒出勇利的手指,最後停留在戒指上。
 
  「那個不是是是是─────」
  
  勇利想解釋說那時候明明是因為想要感謝才送的哪有什麼訂婚不訂婚,卻又因為維克托的動作而紅著臉,連帶著話都咬字不清,他的視線不由得放在維克托的臉上,那雙淺藍色的雙瞳雖然沒有再落下水珠,但也因此更能看到對方眼瞳裡清澈的倒影。
  
  不知道為何竟讓他不敢直視。
 
  勇利慌張的轉過頭,卻又感覺到自己的手被向上帶動,他不由得偷偷看過去,維克托拉著他的手放到他自己的唇邊,他的右手指尖忍不住顫抖了一下,尤其是被輕吻的地方似是越來越燙,他的心跳聲似乎也因此越跳越快。
 
  「痛。」勇利抽了口氣,這才感覺到自己的無名指被狠狠地咬了一下。
 
  「維克托?」
 
  勇利心驚膽跳地看過去,維克托面無表情盯著他,還為擦乾的髮絲上水滴隨著引力往下,在髮尾處凝聚成水珠,直到髮絲承受不住時滴落。
 
  一滴水珠落在勇利的手背上,像是暗號般維克托直接咬了一口勇利的手背。
 
  「勇利,我還在生氣。」
 
  「我只是……」勇利著急的欲開手說話,而一雙修長的手忽地抵在他唇邊,止住了他的話語。
 
  維克托拇指滑過勇利的雙唇,銀色的碎髮隨著他的傾斜而晃動,「勇利想要說話嗎?……但是,我已經不想聽了。」
 
  勇利的雙眼睜大,他想再仔細看維克托的表情,但耳邊卻突然傳出一陣拉鍊拉開的聲音。
 
  嗯?
 
  勇利向下一看,身上的外套被拉開,維克托的手不知什麼時後攅進裡面的內衫,那帶著涼意的手掌放在他地肚子上,他驚呼了一口氣,身體下意識的掙扎。
 
  「維、唔……」
 
  維克托的食指突然放到他的雙唇裡,勇利無法只好含住,但他有些暈眩的腦海裡卻不斷的閃過,他含了維克托的手指?他含了維克托的手指?!
 
  維克托的手貼在勇利的肚子向上游走,內衫直接被拉到胸口,使得勇利的肌膚裸露在外,在黑色的衣物之下顯得更加白皙。
 
  「我本來想等你答應了再出手,但我已經忍不住了,怎麼辦呢?勇利……」維克托俯下身貼在勇利的耳邊低語道。
 
  勇利的眼鏡不知不覺浮出一層霧氣,維克托低啞的聲音令他頭皮發麻,他雙手抓著維克托的浴袍,卻怎樣也出不了力的感覺,「維……嗯……」
 
  他想喊出聲,維克托的兩指似是故意般壓著他的舌頭,而後極其緩慢的再他的齒間遊走,勇利不敢用力怕自己咬到維克托的指尖。
 
  「嗯……」勇利面紅耳赤,連自己什麼時後發出低吟都沒注意,耳垂上柔軟的溫熱觸感令他昏眩,卻又帶了股電流流向下腹,使他忍不住夾了下雙腿。
 
  維克托舔咬著紅潤的耳垂,隨著他的動作能細細的感覺到勇利不由自主的顫抖,遊走在勇利身側的手轉而環過對方的腰,感覺到身下人的顫抖令他再次來回撫摸勇利的腰側。
 
  不行……再這樣下去就、……究竟會怎樣勇利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他只能知道心跳快的像是要跳出來般頭暈目眩。
 
  一雙修長的手指來到他的下腹,勇利雙眼逐漸朦朧,他感覺到下面那處似是灼熱般燒起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勇利、告訴我……」
 
  而維克托的聲音似近似遠,不會變的是那低沉如天籟般的聲音,一直……都在那。
 
  我該怎麼說明……
 
  我用我的一切戀慕著你。
 
  你明明如此熱愛著那片冰場。
 
  我怎麼能……
 
  奪走它呢?
 
 
 
  一雙手突然靠在維克托的後頸,他微微一愣起身一看,勇利突然抬高自己的身軀,維克托也因此要穩住身體抽手撐在床上。
 
  勇利拉住維克托的肩頸,他褐色的雙眼帶著迷濛,藍色的鏡框眼鏡歪斜在一旁,他的黑色髮絲亂翹在後,看起來無比的呆傻又可愛,維克托盯著發愣,直到對方的雙唇親在自己嘴角後才回過神來。
 
  「維克托……回去吧……」勇利完全沒自覺自己做了啥事,親完後還微微一笑。
 
  回去那片本來就屬於你的世界。
 
  「嘖!」維克托搥了一下床被,他狠狠皺眉,藍色的雙眼閃過流光,再度俯身堵住勇利的雙唇。
 
  勇利這次相當順從的張開雙唇,他手環住維克托的肩背,銀色的髮絲拂過他的臉頰讓他微微一笑。
 
  「維克托……」
 
  維克托手扣在勇利的下顎,等到他放開勇利後瞇眼一看,忍不住嘆口氣, 「你真是要氣死我。」
 
  勇利歪著頭似是無法理解維克托的話,維克托瞇起眼說:「明天你給我記著。」
 
 
 
  維克托見勇利這種恍神的狀態檢直又愛又恨,想把人弄醒讓他清醒點卻又不忍破壞他可愛的樣子。
 
  他親吻著勇利的髮際,另一手拿起對方的眼鏡放置一旁,轉而直接從褲子裡撫向對方的下身,勇利發出一陣低吟,手上半挺的分身無意識的在他手中摩擦,維克托相當配合一邊幫勇利撫慰一邊親吻著勇利的頭髮,直到勇利在他手中釋放後才抽出手來。
 
  那雙白皙修長的手指帶著白灼的液體,維克托神色正常,他把手放到唇邊舔了一口,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隨後才起身去浴室洗手,又拿了熱毛巾出來清理。
 
  來回幾次後他坐到勇利身邊,手指滑過勇利的頭髮。
 
  「我到底……該拿你怎麼辦才好?」
 
 
  給與我LOVE&LIFE的愛人啊……
 
  我該怎麼辦,才能跟你在一起
 
  你能告訴我嗎?
 
 
 
  隔日一早,勇利緩緩睜開雙眼,他下意識的坐起身伸個懶腰,以最終大獎賽的情況來說,他竟然能一覺到天亮,想想真是不可思議。
 
  嗯?好像忘了什麼……
 
  「勇利,早安。」
 
  勇利頓了一下,然後緩緩轉過頭,就看見自己教練坐在房間內的椅子上,依舊穿著一身的白色浴袍,露出健壯的鎖骨和小腿,臉色相當燦爛的跟自己打招呼。
 
  欸?
 
  欸?!?!
 
  欸欸欸欸欸──────?!?!
 
  那一瞬間回歸的記憶讓勇利整個人面紅耳赤,然後他用了一個連維克托都沒辦法比擬的速度直接衝進廁所裡。
 
  碰!
 
  維克托愣怔地看向廁所,而後才忍俊不住地笑出聲來,等了一會才站起身走到廁所前。
 
  「勇利,你在裡面做什麼,快點出來。」
 
  勇利聽見敲門的聲音,即便知道已經鎖門了還是忍不住用自己的身軀擋在門上,「不要。」
 
  「你還記得今天要公開練習嗎?」
 
  廁所傳來一陣沉默。
 
  「我就……不去了。」
 
  「真的?」維克托手指停留在門上,他的雙眼直盯著門,似乎能穿透過去看見門後的人的樣子。
 
  「……是的。」門後面過了一會才傳來勇利的聲音。
 
  「那就不去吧。」維克托又重新掛上燦爛的笑容,那神情宛如在說吃不吃早餐都無所謂的樣子。
 
  「欸?」勇利沒想到維克托如此爽快,那……然後呢?他慌亂的四處尋找,這才發現自己連眼鏡都沒帶。
 
  「勇利……你在害羞嗎?」這時一道低啞的聲音隔著一道門傳了過來,那一瞬間勇利差點以為對方在自己耳邊說話,他聽見自己心臟跳動的聲音,靠著門腿軟的坐到地上。
 
  直到這時候,勇利才回想自己沒說出什麼奇怪的事情吧?
 
  然後他面色慘白,終於想起自己究竟有多不要臉。
 
  「勇利,開門。」
 
  勇利把頭埋在雙腿間決定裝死。
 
  「勇利,別怪我要踹門囉。」
 
  勇利嚇一跳直接跳起來打開門,「別啊啊腳受傷了怎麼……」勇利沒把話說完,他看見維克托站在他眼前,明明是天天都見面的,怎麼突然就覺得今天特別的閃亮?
  
  「小豬終於願意出來了?」維克托牽起勇利的右手在戒指上輕輕一吻。
 
  「維克托……」
 
  維克托難得露出困擾的表情,他眉頭微擰,似是有些煩惱又有些害臊,最終還是轉回頭說:「昨天對於我做的事情我很抱歉,下次我一定會確認勇利的意願好嗎?」
 
  「嗯。」勇利點了點頭完全沒想到自己已經答應了下一次,直到兩人再次沉默下來,使勇利想起來沒有結尾的對話。
 
  「維克托!我還是──」
 
  維克托的手指蓋在勇利的雙唇上,「勇利,你確定要把話說完?」維克托的手指意有所指的滑了勇利的下唇。
 
  勇利明顯縮了一下,但下一秒依然用堅定的目光直視維克托。
 
  「這樣啊……」
 
  勇利還是聽出了維克多最後那細小的嘆息,也不知怎麼的他下意識抓住維克托的手拉到自己胸口前,「維克托,我所有想說的話,全部都在這次的自由滑。」
 
  我會把自己內心中的愛全部說出來。
 
  「是嗎……」
 
  我當然會仔細看的。
 
  不論這是不是你為後一場比賽。
 
 
 
  TBC
  
  不要懷疑,維克托這傢伙那晚去洗冷水澡了
 
  可惡賀文還弄什麼上跟下(垂地
  但還沒寫完啊嗚嗚沒想到前面他們膩歪太久了(這是稱讚
  明天我會補完他的
  今天看好多人弄了祭台覺得好厲害啊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