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原創、同人小說創作

詳情請看關於本站。(雖然有時會忘記更新自介)

請遵守基本禮貌唷w

聯絡資訊:windeep@hotmail.com.tw
  • 24096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全職高手/韓葉】誓約之絆‧序章


   序‧章
 
  這裡是一座失落的古代遺跡,廊道地面有些破碎的地磚,暗無天日宛如無人般靜謐,碎裂的瓷碗上,紋路字跡已經模糊,路邊長滿了藤蔓和植物,地上似乎還有些雜亂藤蔓屍體的痕跡。
  在深處傳來的腳步聲越來越大,伴隨著整座遺跡開始震動的聲音,天花板的縫隙不斷落下細小石屑,而且還越來越多的趨勢。
  疾跑的聲音越來越大聲,雜亂的腳步聲中聽到一個人的聲音喊著,「走這邊!」
  大約十幾個人出現在這條長廊的路口,領路的人因為發現岔路而停頓,這時在最後面的人發話:「左邊。」
  領路的人馬上聽指示的往左邊跑,在他們的後面,一顆巨大的石球正往他們的方向滾滾而來,距離差不多十五尺,如果慢一步就會被輾過的節奏。
  直到後面的巨石球因岔路往右邊滾去,一群人這才鬆一口氣,大家不約而同的放慢腳步,想著差不多安全了吧,後面的隊長就說了一句:「繼續。」
  ──繼續啥?
  就在其他隊員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後面再度傳來轟隆轟隆的聲響,幾個隊員抓著時機往後一瞧,那顆巨石又滾過來啦!
  「靠靠靠!張佳樂你看看你做了什麼好事,我們都跑了二十分鐘了為啥他還沒停啊!」其中一人在奔跑的過程中忍不住向罪魁禍首咆嘯。
  張佳樂跑的飛快,幾乎快超越領路人,邊跑邊喘還嗆回去說:「我去!干我啥事!那邊就有個開關是誰都會弄一下吧!」
  「奇怪,我怎麼看我們跑的都是上坡啊、為什麼石頭還能滾向我們?」白言飛說道。
  「大概是障眼法?」跑在前端的一個人回答。
  「這是怎麼做到的?」然後又有一個人問。
  隨著聲音越來越多,跑在最後面的人終於開口道,「閉嘴。」
  這話一出,所有的人都沒了聲音。
  在大家想著這要跑到沒完沒了時,前方終於出現一扇石門。
  「有了有了,快快快!」張佳樂一馬當先衝上去。
  張佳樂著急的推門,但怎麼推都推不動,「這也太重了吧!」
  「你這蠢的,這肯定有機關啊!」白言飛推開張佳樂說道,手不忘在門上摸來摸去。
  「現在哪有時間摸索什麼機關啊!」張佳樂翻白眼回嗆,他一個轉身就看到牆上有個凸起的石塊,這顆石塊的紋路好像也跟其他石塊不一樣。
  「你說是不是這個啊?」張佳樂說著把那石塊壓下去。
  「你給我等等!」白言飛轉頭喊道,卻看見張佳樂直接按下去。
  機關響起一聲『喀擦!』,就在大家以為是門開時,停在最後面的隊長眉頭緊皺,眼神緊盯各個地方,突然他聽到更微小的聲響從下方傳來,直接向前推開最前方的張佳樂,「小心!」
  就這一瞬間,地板下方打開一個洞,那扇石門也被開啟,張佳樂被推向門內撲倒在地。
  「隊長!」當他轉過身時,就已經看到地板關起,其他人抓著石板敲打試圖找出其他機關,一些人跑去再按下剛才的石塊,地板的門卻一點反應都沒有。
  「可惡!」其中一個人用力搥地。
  這時站在眾人中間的人踏步向前走近石門,「先走。」
  「那隊長呢!」有人握緊雙拳,似乎無法相信說這句話的人竟然會下達這個指令。
  那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依據從前到現在的任務,我們的隊長不會那麼容易死的。」
  聽到這句話大家瞬間安定下來,紛紛跟著進門。
  
  
  
  而另一邊他們所說的隊長,正從剛剛的滑梯中溜到另一個石室,當掉落的瞬間他本來打算掏出短刀卡住牆壁,卻感覺到這洞其實是個滑梯便決定靜觀其變。
  他的長相自帶一種不怒而威的氣勢,身上穿著的黑色披肩和盔甲雖然有些破洞,依舊顯出上位者的威嚴,黑暗中隱約能看見一個洞口漸漸變大,他算好時機雙腳貼壁雙手向上,勉強抓住洞口的邊緣讓自己停下來,他放開雙手改而用腳卡在洞口的邊緣,從後背包拿出火把點燃看向石室,這裡似乎是個收藏室,目光掃過正下方的地板,並拿出一塊石頭丟到石室內,見石頭沒觸發任何機關才跳下來。
  『喀!』
  極靜的石室裡迴盪著聲響,他一無所懼地拿著火把掃過一圈,把火把插在一邊的火把座上才開始檢查起來。
  斑駁的櫃子上放著破碎的瓷瓶、瓷杯、瓷器等等,地上也散落些瓷器碎片。
  他的目光不由得看向後面的櫃子,上面的紋路和金線都能看出跟周圍不同,明顯是好東西。這裡的木頭雖然古舊,但能撐住這麼多年也不容易。
  這邊的桌櫃上積滿灰塵,上面擺放了幾條被灰塵覆蓋的金銀珠寶,裝飾品歪的歪倒的倒。
  那人沒有貿然動手拿取寶石,而是看向其中一個小盒子,像是木頭做的,但質感卻很光滑,他稍微使力拿起盒子卻拿不起來,便俯身打開盒子,一邊警惕四周。
  『喀!』
  他直接蹲地滾了一圈閃避機關,耳邊傳來幾聲嗖嗖聲,抬眼一看,就看到另一邊牆上插了三根銀針。
  什麼東西會放置這麼多機關?
  起身一看,裡面什麼東西都沒有,他眉頭一擰,接著順著暗器的方向來到牆角,那裡赫然是一尊骷顱倒在地上,骷顱上還殘留了些衣物,看起來像是被餓死的,而這人的胸椎側骨也有裂痕,判斷應該是因暗器所傷,來不及閃避而造成的。
  誰會想到通常是地刺或者其他機關的陷阱會是通往秘密收藏室,恐怕這人意外來到石室,到這裡之後以為自己找到寶物太興奮直接打開盒子,卻在下一秒被暗器所傷,直接從天堂掉進地獄。
  對方食指骨上套了一個金色的戒指,上面刻了繁複的紋路,鑲著五顆不同顏色的寶石,應該是定製的高級品。
  他一眼掃過那隻戒指,卻有種奇怪的感覺,他皺眉盯著戒指看,腦裡突然有種聲音低語『拿吧……就是這個……快點……』
  他回過神眉頭一皺,從包裡拿出一個黑色小布袋,外表隱約閃過魔法陣的圖樣,他把戒指丟進布袋扣緊,剛剛那種若有似無的呢喃聲也消失不見。
  把東西放回包裡,他再度搜索這個櫃子,之後沿著線索找到一面牆的一塊石磚上,這塊石磚看似跟其他一樣,仔細摸過它的邊緣,還是能判斷出這塊石磚比其他滑順,握拳敲下石磚。
  『喀噠!』
  石磚中彈出暗盒,黑色的紋路似是平凡,邊緣卻鑲邊金線,如不重要哪會如此慎重,打開盒子,沒有機關、沒有暗器,仔細一看,盒內白色綢緞上擺著一枚戒指。
  這枚戒指黑底暗紋,看起來相當樸拙,相比剛剛的戒指可說是天差地遠,但就是這枚戒指被放置了一道又一道機關。
  究竟是為什麼?
  他把戒指拿出來,也沒有發生任何事,戒指的內環似乎有什麼字,他瞇起眼,拇指摩擦著戒指想要看清楚一點時。
  彈指間風雲變色,明明是室內卻湧起迷霧,他驟退後好幾步,把戒指丟向遠方。
  迷霧裡有個黑色的影子漸漸變大,看似一個人的背影,但卻越來越巨大,散發著強烈的壓迫感,下一秒,整個石室迴盪著一個聲音。
  「又是誰──把我吵醒,是你嗎──?」這聲音低啞充滿威壓。
  那人瞪著迷霧中的人影,背抵在牆上不予回應。
  「不論你是誰,既然找到我,想必你也知道我就是傳說中的戒指精靈,我可以滿足你三個願望。」那個黑影說著的同時左手幻化出寶藏的影像,「你想要無窮無盡的財寶……還是無與倫比的權利……」影子的右手幻化出在王國中代表權利的拐杖,「還是你想要無人能比的力量──」最後影子的手再次幻化出一個符號,那個符號發出金色光芒便成了一頭幻化的獅子。
  「說吧……你的願望是什麼?」那人的聲音在最後的時候還帶了點笑聲,是那種帶著鄙視和不屑一顧的那種聲音,相當讓人不爽。
  「你是什麼東西!」他緊握住雙拳擺出攻擊姿勢。
  過了三秒還是沒有人回話,正打算要攻擊時,空氣中傳來一句,『叮!』的聲音。
  倏地迷霧散去,石室的中央出現了一個身影,那人漂浮在空中,黑色的髮絲蓋在他的臉上,只能隱約看見那人的側臉,從露出來的鼻樑和下巴,看起來面容相當姣好,黑色的長髮飄散在旁顯得更加神秘,而他的上衣黑色帶紅,下身白色的褲子,肩上披著一條暗紅色的披風,皮膚非常白皙,手臂上還延伸出紅色紋路。
  那人轉過頭來,原本緊閉的雙眼慢慢睜開,那雙深黑色的眼瞳帶著迷幻的色彩,隱約還有些流光閃過,他的手腕上穿著著金色的手環,腳環上也有一對金環,上面似乎有什麼紋路卻看不太出來。
  「……」這是飄在空中的那個人。
  「……」這是地上的人。
  不知何時開始的對峙,一分鐘後飄在空中的人忽然打了個呵欠,「啊啊──睡太久差點緩不過來……骨頭都要散掉了。」那人說著就開始拉筋,動動自己的肩頸和雙手。
  「嗯……舒服多了。」戒指精靈看著在地上依舊擺著攻擊姿勢的男子笑了一聲,「怎麼不說話呢?遇到這麼離奇的事情居然還這麼冷靜?」
  「……你是誰?」他收回姿勢但還是有些防備的問。
  「我剛剛不是有說嗎?我是戒指精靈……」自稱戒指精靈的人從空中降下踏在地上,他身上似乎自帶會發亮的光粉,他一下地面,周圍的光點也隨之而動。
  「只要找到我的人,我可以滿足你們的三個願望。說到這你剛剛沒許願,怎麼?難道是因為這些都滿足不了你?」戒指精靈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一步步靠近。
  「我不需要。」他因為對方得靠近而緊皺眉頭,但因為沒感覺到惡意所以沒做任何行動。
  「嗯?」戒指精靈似乎很訝異,但他的表情卻不像訝異的表情,反而比較像是趣味。
  看出對方的興致而緊皺雙眉,見對方不依不饒得看向他,還是開口說道:「錢、我自己賺,權、我不需要,力量,靠我自己。」他緊握自己的右手,說出這句話時一點猶豫都沒有,握緊拳頭的瞬間,那氣勢如猛獸般銳不可當,令人不自覺的信服。
  戒指精靈的嘴角似乎勾起了一抹弧度,但那微笑瞬而消逝,他雙眼微微瞇起似乎帶著誘惑,眼底流轉著魔力,「真的一個願望都沒有?」
  「那你就消失吧。」男子瞬息間出拳一拳就往精靈的臉上揮,但顯然對方反應更快,一個退步閃過拳頭就離開五米。
  「真可惜,已經來不及囉!」戒指精靈笑咪咪的指著男子的手。
  男子蹙眉一看,那枚黑色的戒指赫然帶在自己的左手中指上,他竟然連什麼時後戴上的都沒發現。
  「怎樣還不錯看吧?」精靈的聲音忽然從右耳的方向傳來,男子轉頭一看,對方不知何時站在自己右後方,他迅速出拳,卻又沒有打中目標。
  男子見戒指精靈面帶微笑地回到石室正中央皺眉問道,「你到底想怎樣?」
  聽見這問題那人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看起來多了點人氣,他開口道:「不是我想怎樣,而是規定就是把我叫出來就要許三個願望,除非中途戒指易主或是你完成三個願望,戒指自然就會消失。」
  男子雙眉緊蹙道,「麻煩。」
  戒指精靈輕笑了一聲,「會覺得麻煩的只有你了好嗎?」
  男子臉色鐵青,平常他只要一瞪眼就沒人敢對上的眼神似乎沒了效果,這隻精靈依舊對他談笑自若。
  對方笑了笑,相當悠閒的往下直接浮空坐下,似是下面就有椅子般,但怎麼看都沒有任何東西,他的手在空中轉了轉,男子這時才看到對方修長的手指白淨無暇,揮動的指間似乎想弄出什麼東西來,但最終只留下一團煙霧。
  「你什麼你,我是有名字的,只是沒有很多人知道而已,對他們來說,我就只是個可以滿足願望的精靈嘛!」
  男子瞧著心裡總覺得不順眼,但連他自己也搞不懂為什麼會這樣。
  他的眉頭動了動抿唇開口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對方似是從喉嚨發出一陣低啞的輕笑聲,黑色的雙瞳微瞇,讓他整個面容似是帶著笑意。
  對方輕鬆地踩下地板便站了起來,他面帶笑容的直視男子說:「葉修。」
  「我的名字,叫『葉修』」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