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原創、同人小說創作

詳情請看關於本站。(雖然有時會忘記更新自介)

請遵守基本禮貌唷w

聯絡資訊:windeep@hotmail.com.tw
  • 24096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2015周隊生日賀】周隊生日快樂~I(韓周葉) R18



   十一月底是榮耀聯賽常規賽快進入尾聲的時節,而在十一月十七號的時候,周澤楷發了一則QQ。

  『前輩,下禮拜周末可以來陪我嗎?』

  葉修微微一怔,因為到了最後幾場賽季,葉修留在興欣地時日變多,和周澤楷與韓文清見過面的時間似乎也快過了一個月,他抬頭看了看興欣的日曆,下禮拜興欣客場對戰呼嘯,而輪迴呢……葉修又翻了翻常規賽程表,輪迴主場對戰三零一,葉修想想無事,便回了QQ,『可以。』 

  回完訊息後葉修再度回到日曆面前,他的身影站在會議室裡,神情專注的盯著日程表宛如像是在思考什麼重要項目,陳果本來想找葉修一起吃午餐,結果打開門一看到葉修如此認真,又不好意思打擾他,又關上門。

  走廊上蘇沐橙剛好撞見陳果嘆氣,關切的問:「果果,怎麼啦?」

  「啊、沒事沒事,本來想叫葉修一起吃飯的,可是看他好像再忙,不想打擾他。」陳果揮揮手說。

  「沒關係啊,那我幫你問問。」蘇沐橙說。

  「咦?」陳果來不及阻止,蘇沐橙就推門而入。

  「等等~」陳果推開門,蘇沐橙已經快走近葉修,陳果想想還是在樓下等等好了。

  「葉修。」蘇沐橙叫道。

  「嗯?你來啦。」葉修說。

  蘇沐橙瞧了瞧葉修的神情,連她來了還盯著行事曆在看著,不知道是在想什麼事?

  「沐橙,下禮拜是不是有什麼事……」葉修總覺得自己似乎忘記什麼。

  「下禮拜?」蘇沐澄眨眨眼也湊過來看,「嗯……應該沒有啊?」

  「總覺得有件事忘了。」葉修手指抵在下巴深思著。

  「唔……」蘇沐橙也跟著一起想著……好像的確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她想了想不小心有些走神,看到角落裡有人為了慶祝萬聖節而準備的禮盒。

  「啊!」蘇沐橙忽然心神一凜推了推葉修,「去看你手機啦,我明明都幫你備註好了!」 

  「啊?」葉修一頭霧水,手伸進口袋裡掏啊掏,右邊沒有……在左邊嗎?葉修又翻了翻才翻出他那隻手機。

  「有了。」葉修說。

  「看裡面的行事曆。」蘇沐橙直指道。

  葉修翻出來一看,只見十一月二十四日有個小蛋糕的圖示標誌在上,點進去一看,當日壽星:周澤楷。

  「哦!」葉修瞬間明瞭。

  「情人的生日好歹要記得啊!」蘇沐橙說道。

  「這不是不小心忘了。」葉修無辜道,他翻了翻行事曆問:「不過什麼時候行事曆還有這種功能了?」

  「那是我之前幫你用的啦!」蘇沐橙吐吐舌頭,「還不快謝謝我。」

  葉修頓時哭笑不得,「謝謝蘇女神!」

  「我揍你唷!」蘇沐澄假裝生氣的揮揮手。

  「來吧。」葉修說。

  蘇沐橙悻悻然,但突然又福至心靈眨了眨她靈動的雙眼問:「有想好要準備什麼禮物嗎?」

  「啊?」葉修一臉茫然。

  「禮物啊禮物!」蘇沐澄說。

  「……再說吧。」葉修說,「對了你找我有什麼事?」

  「啊!」蘇沐橙恍然想起要幫果果問的事情,「果果問你要不要一起吃午餐啦!走了。」

  「嗯。」葉修點頭。

  等到晚上葉修坐在電腦前看著QQ上的連絡人,敲了一串話過去。

  『我下禮拜不回B市。』

  『嗯。』韓文清那頭很快回道。

  『這麼簡潔,就不問我去哪?』葉修說。

  『廢話。』韓文清堪稱秒回,連猶疑的時間都沒有。

  葉修在電腦前忍不住輕笑一聲,『別害羞嘛!』

  『……你給我洗好屁股等著。』

  葉修幾乎可以想像的到韓文清的神情,『怕你?』

  韓文清那頭沒在回話,頭項直接灰暗,顯然是下線去了,葉修沒當一回事,結果兩個小時後目瞪口呆地看著來人。

  「你怎麼來了?」葉修在興欣後門驚訝的看向來人。

  韓文清鄙視,「就跟你說過叫你洗好屁股等著。」

  「……」葉修無語。

  ──原來那句不是垃圾話嗎?你就為了一句話大老遠飛飛機過來就為了要幹我屁股嗎?

  韓文清毫不廢話,直接把人扛向賓館洗屁股去了。

  也不知道韓文清是不是知道他下禮拜要為周澤楷慶生去,這晚格外的強硬,葉修被幹的頭暈目眩,好不容易吐出一句,「夠了……明年你也會遇到啊……」這才被放過。

  到了下周末賽季結束後,葉修辭離眾人搭車前往機場,直接飛往S市,來到了周澤楷的指定地點。

  下了計程車葉修有些驚訝,他看著在夜色中路燈照亮了一片花園,花園前面有個入口,但看著花的樣式……看起來不太像是普通地公園。

  小周想做什麼?

  葉修抬手瞧了眼時間,晚上十一點半,再過半小時就是二十四號,算了壽星最大,不管小周想做什麼就配合一下。

  葉修打了通電話過去,很快被接起來,周澤楷從電話那端說:「前輩?」

  「我到了,在哪?」頁修說。

  「前輩……直接進來就好。」周澤楷說。

  唔?小周這語調……好像有點緊張啊?

  「怎麼了嗎?」葉修一邊問一邊走進花園裡。

  「沒事。」周澤楷趕緊回道,從電話彼端還有些沙沙的聲音,「前輩,待會見。」說完後電話就掛斷了。

  難得是小周先掛斷,葉修微愣忍不住更好奇了,即便在夜色中的花海很好看,葉修也忡忡略過,花園只有一條路,順著石頭路一路向前,來到了一座人工的米色花門,花門背蓋上厚重的簾幕,看不清後面是什麼,葉修直覺小周就在後面,於是直接掀開簾幕。

  「小周?」葉修一看忍不住睜大了眼。

  「!!」周澤楷也嚇了一跳,因為他極其驚慌想把手上的東西藏到後面。

  「……」葉修無語,很想裝做什麼都沒看見走人,但直接閃人這種事情又做不到,他嘆了口氣走進這滿是蠟燭以及玫瑰的歐式涼亭,連他自己也免不了有些臉熱。

  「過來。」葉修坐到涼亭裡的椅子上說。

  周澤楷搖搖頭。

  「真是,都看到了還藏什麼。」葉修好笑的說。

  周澤楷這才失落的走到葉修前面。

  「坐下。」葉修哭笑不得,打擊有這麼大嗎?

  周澤楷一個口令一個動作,抱著手中的玫瑰花束坐在葉修旁邊。

  沒錯,玫瑰花,令葉修差點驚呆的東西,因為當他掀開布簾時,小周正蹲在地上撿著散落的玫瑰花,還有些玫瑰花掉在地上沒撿起來,而且小周顯然有先打扮過,穿了一套帥氣直逼天際的黑色西裝,和這老套的場景用膝蓋都知道對方想做什麼。

  而葉修根本還穿著一身輕便的白色T恤和牛仔褲,和這浪漫地場景完全不配。

  「你啊……哪來的鬼主意?」葉修問。

  「……百度。」周澤楷說。

  百度害人不淺。

  「那是平均值,不代表你也要這麼做。」葉修說。

  「可是……」周澤楷抬頭,他黑色的雙眼專注的注視著葉修,「我想做。」

  「……」葉修不由得噎住。

  「給前輩……困擾了嗎?」周澤楷垂下肩膀。

  「不、不是……」葉修搖搖頭,他揉了揉周澤楷的頭髮,「如果是你想做那就做吧。」

  「前輩不喜歡嗎?」即便葉修這麼說周澤楷還是一副做錯事的樣子。

  「也不是說不喜歡,應該怎麼說……嗯,太誇張了……我的意思是不需要那些裝飾,也不用玫瑰蠟燭,只要是你簡單平常的樣子就好。」葉修一邊講一邊釐清自己的思緒。

  「前輩還是不喜歡。」周澤楷說,他有點懊惱,只是想把最好的給前輩,卻沒想過前輩到底喜不喜歡這個,世人的想法畢竟是別人的,但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思維和價值,即便玫瑰花沒散落,他到底還是搞砸了,但前輩依然包容著他的任性。

  葉修說:「不、我喜歡唷。」

  「?」周澤楷驚訝的抬起頭,似乎無法相信的樣子。

  「我就是喜歡你如此認真又貼心的地方。」葉修揉著周澤楷的頭髮,捧著周澤楷的耳側,身體往前嘴角帶笑的輕吻周澤楷的嘴角。

  周澤楷忍不住怦然心動,似乎……又更愛上前輩了,但明明就已經很喜歡很愛了,為什麼還是能覺得心動。

  葉修輕吻了一下後離開,他微微睜開眼睛注視著周澤楷,「小周,生日快樂。」

  原來不知不覺時間就過了午夜,周澤楷愣怔片刻後,終於釋然的放鬆了肩膀,「謝謝。」

  「拿來。」葉修伸手說。

  周澤楷一臉茫然。

  「傻了嗎?戒指呢。」葉修好笑的捏了捏周澤楷的臉頰。

  啊對……因為打擊過大差點忘記這件事,周澤楷拿出絲絨盒打開裡面的兩對戒指。

  那是對銀白色的指輪,黃色的蠟燭照亮了那光亮的金屬紋路,而在戒指內側則是刻上了兩人的姓名。

  葉修拿出掛在他身上的鍊子,一隻銀色的戒指從他的圓領落出,周澤楷知道這是什麼,就是因為知道才觸動他這次的計畫。

  「平常我會好好帶的,但今天是你生日,壽星,不許個願嗎?」葉修挑眉一笑,把他頸子上的鍊子拿下來,收進他的口袋夾層裡。

  「願望……只有一個……」周澤楷執起葉修的手緊緊交握,如同他的願望般真誠,專一、無法放棄……

 

  皎潔的月光柔和的散發著銀白色的光芒,夜晚的微風吹過,把一些散落的花瓣吹起,而在花園的一偶,美麗的涼亭外掛著薄薄的紗幕,隨著微風吹拂而微微飄動著,靜謐的午夜裡隨著紗幕飄動,空氣中也傳來若有似無的低吟和喘息聲,為這美麗的花園內增添了一份曖昧。

  穿越過紗幕,裡面的情景不禁令人臉紅心跳,只見在涼亭中間的白色圓桌上躺著一個人影,他的下面墊著黑色的布料,而桌子上散落著剛剛掉落的玫瑰花瓣,葉修全身赤裸的躺在桌上,從腰部以下離開桌面,兩雙腿大張著夾著周澤楷健壯的腰。

  「啊、啊!唔啊……小周、慢點……啊啊……」

  葉修手攀在周澤楷的手臂上,隨著身上那人的律動而抓扯著白色的襯衫,而令一隻手則是反手扣緊身下的桌子邊緣,他的雙頰染著紅暈,配上桌上的玫瑰花瓣,簡直相得益彰。

  周澤楷雙手壓在葉修腋下,原本的西裝外套墊在葉修身下,而他裡頭穿著一身白色的長袖襯衫,此時卻因為情動和運動而被汗水漸漸染溼,白色的襯衫領口只解開兩個扣子,把原本斯文的他襯托出一種爆發性的美感。

  「前輩……喜歡。」周澤楷俯身親吻著葉修的雙唇,腰際依舊來回律動著,他下身的黑色西裝褲指解開了褲頭,從側邊的角度看,只能看見一具紫紅色的怒張若有似無的出現,接著再度隱沒在白皙的股間。

  「唔嗯……哼、嗯……」葉修神智略顯的迷濛,他雙眼泛著水光,肌膚因為情潮的關係而染著誘人的粉色紅暈,在他後穴裡的碩大的性具在周澤楷前傾時似乎又插得更深,從腸壁裡一波波如海浪般的快感衝刷著他的神智,令他的腳趾不住在空中蜷縮。

  周澤楷唇舌掃蕩過葉修的口腔,吸吮著上唇和下唇後又再度纏上那軟嫩的舌尖,舔著對方舌苔又勾過舌背,隨著他的舔吮,葉修的下肢也因此而收緊或放鬆。

  他一手逗弄著葉修一邊的茱萸,隨著他的捏揉葉修的身軀不住扭動,似乎是想逃離,卻又因此讓秘穴更加順暢的被插入。

  「哼嗯……」葉修大腿一顫,周澤楷腹肌上摩擦的肉莖溢出愛液,把那處弄的黏糊,他的手環抱著周澤楷,宛如抱著浮木般緊抱著。

  兩人相連的地方一片溼滑,隨著一次次周澤楷的插幹,西裝褲的衣角都若有似無的打在葉修的臀肉上,加上恥毛蹭著那光滑的肌膚上,把葉修的屁股磨的有些紅腫。

  兩人的雙唇分離時,柔和的黃色蠟燭燈光照出在兩人唇間連接的透明津液,卻又因為地心引力的關係滴落至葉修唇角,葉修無意識的伸出舌頭舔過。

  周澤楷宛如被重擊般,本來就已經快要失守的理智也兵敗如山倒。

  「前輩……前輩……」周澤楷雙手探詢著葉修的雙手與之交握,在柔和的黃光中閃爍著銀色的亮光。

  「唔啊……你怎麼又變大……嗯……」葉修半睜著眼抗議道,他身軀被幹的無力,但每次碩大的性具插進來時,身體又不由自主的迎合,而原本就已經被撐滿的甬道又猛然變大,令他又是脊髓發麻。

  「喜歡……」周澤楷拉起葉修交握的手,反手吻上葉修無名指上的戒指。

  葉修輕輕一笑,那宛若從喉嚨發出的性感笑聲帶動了腸道,也讓在裡頭硬熱的肉刃也感覺到對方哪打從心裡的愉悅。

  連等待都無法,周澤楷抓緊葉修的手,另一手緊扣在葉修的腰上,無法自制的猛烈操幹。

  「啊!太快、啊嗯……小周……嗚……」葉修雙腿忍不住痙攣著,他睜開迷濛的雙眼,看見周澤楷滿是性感的神情,以及在他背後涼亭天花板,一想到對方身上還算是完整,自己卻光裸著全身,在可以算是露天席地的場所被幹的大聲呻吟,既覺得羞恥卻又無法抑制那種異樣的快感。

  葉修的雙腿在空中晃動著優美的弧度,周澤楷抽插的速度變得更快,連後穴的收縮都無法跟上,葉修眼角泛著淚光不住搖著頭,最後在肉刃一既深入時高亢的發出呻吟:「啊、哈啊啊──」

  「前輩、喜歡……」周澤楷也無法忍耐的交代在那緊致的後穴裡面,而後伏在葉修身上吐息。

  在涼亭內兩人的喘息聲此起彼落,等道一段時間後,葉修睜開眼看到周澤楷的側臉,再度揚起笑容送上祝福:「生日快樂。」

  怦咚!

  「……」不是吧?怎麼這麼快就硬了。

  「前輩……」

  「等等、不行再來惹,呃唔……」

  「前輩……你說的,壽星最大。」

  混蛋!

  總之葉修大大用身體獻上了最完美的祝福,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啊!

 

  END

  題外:一挑二日常篇,葉修老韓小周的生日賀其時間順序,是小周生日→老韓生日→葉修生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